唯有好好生活

成长的过程,就是一路向前的过程。

有时会走得很累,有时会走得很疾,有时会走得很苦闷……

想伫足停留片刻,又怕错过一些人,错过一些美丽的风景。

患得患失间,听到一首老歌《成长的岁月》,熟悉的旋律却再也找不到初听时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时光煮雨的季节,我记起大瓦房上学的时候,那个一袭白裙,长发即腰的女子,就是用少女的青涩演绎出了我曾经认为最好听的声音。

这是一个可以深入骨髓的名字,在心灵深处呐喊过的名字,很多年后在微信群里不期而遇的时候,面对那张经过时光雕刻后的头像,我居然没有勇气去相认,头脑里一闪而过的是老家屋后桑叶枯黄后带霜的浅白,掠过的是橡皮擦和铅笔的旧事。

落魂桥还是苍茫的落魂桥,梧桐沟还是梧桐沟,而你已经不再是清纯如水的你,我轻轻撕掉本上的一角,才明白了一句诗一样的诠释,任何人都不会在原地等你,任何人都是你窗前的风景。

茅庐结草, 寒了一晚的星光,走走停停才是真实的。

在小院里疏几枝梅影,弄几株青竹,任意的平握一�g细沙,回眸那些年刻在竹子上的名字,2015渐行渐远,任凭旧时光从指间肆无忌惮的流走,不留下一丝痕迹。

岁月是握不住的过往,只好在笔记本上留下一串滚烫的文字,随意一段歌词,写意几句肤浅的人生。

勿庸掩饰青春的稚嫩和身影的孤单,曾经瘦弱的身躯,听过雁鸣后的秋风,看过荷谢后的莲池,感动于那些不离不弃的。

向往过,憧憬过,也无端的失落过,或笑,或痴,或悟、或不知所措,

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很坚强的,靠一双并不厚实的布鞋走过了很多曲折的路,有过凄风冷雨的寒冻,有过��暗花明的欣喜,也有过黯然神伤的淡薄,还有过落井下石的愤怒。

习惯了日升日落的朝出晚归,感受到了强颜欢笑的人情冷暖,才发现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已的,一锄斜阳落绛溪,谁又懂得宁静后的惶恐。

巫昌友说过,青春是不堪百度的。

采一束不知名的野花,掬一汪清澈见影的泉水,想念那些已经离你而去的人,心冷了,距离也就远了,电话少了,联系也就少了,即使面对面视频也冷酷得像键盘一样一敲一个准,一敲一个音。

再见是两个很有意思的字,从说出口之后就变得捉摸不定,是割不断的,爱情却是纠缠不清的,从玉成桥到落魂桥的距离,又有多少人知道是远还是近?

回忆是药,无端的让我们神伤,为父母如霜的白发,为一片枯黄的叶子,为一段半途而废的,为一个曾经擦肩而过的人,就算是年过半白,也会老泪纵横。

老实说,我是一个不怎么懂得安静的人,独坐轩窗,免不了沏一壶浊酒,借闲月叙旧,借虫鸣感叹,借瘦影沉默,过往如昨,已淡忘了青春的江湖,只记得落魂桥上还有人蹬着自行车在风雨里奔波,只记得田野里还有燕子在向南方翩飞,只记得母亲送我远行去的关切。

该来的要来,该去的要去。

惟有好好。

【作者巫昌友,笔名春天的地铁,四川简阳人】

 

读者
读者杂志,https://www.duzhezazhi.com

唯有好好生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