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妻

老兰这几天急得火烧眉毛,大小场镇都跑遍了。山上、崖下也都找了个底朝天,就是不见老婆的踪迹。老兰每天天不亮就出门,半夜过后才回家。一次次有兴而去,又一次次败兴而归。嘴巴急出了一圈水泡,脚板也磨起了血泡。儿女们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儿子说:“爸,别找了,您尽力了,我们不怪您。”“那不行,别说那是你妈,就是一条狗,这么多年了,咱也该有感情了。”老兰蹲在地上砸吧着旱烟,淡淡的说。

老兰的老婆是个疯子,听说年轻时候是个中专生,写得一手好字,却不知为何突然就疯了。要不是疯了可能也不会嫁给他。那时候老兰家里特别穷,兄弟六七个,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能娶上了女人就很不错了,哪怕是个痴痴傻傻的疯女人。再说女人虽然是个疯子却长得白白净净招人待见,老兰很知足。后来疯女人陆续给老兰养了仨孩子,一儿子俩闺女,老兰可满足了。疯女人什么也不会做,老兰家里家外一把手,既当爹来又当妈。艰难的日子还是一天天捱过去了,如今仨孩子都长大了,眼瞅着都成了家还分别给老两口添了孙子孙女。回首走过的坎坷路,再看看镜中那张满是皱纹的脸,老兰心里暖和和的。

那天镇上赶集,老兰忙着买春耕的种子,一转眼疯女人就不见了。以前每次赶集疯女人都要去,但是每次去了都知道到回家,所以老兰没在意。可这次,老兰回去家里却没有人,老兰立马转回集上。从这一刻起,慢慢寻妻路就开始了。时间一天天过去,老兰走遍了这个镇的每一个角落,可他的女人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寻找的范围开始向外乡展开,一路上老兰拿着女人的照片逢人便问,客车的司机和售票员很快就被他混熟了,看他可怜也都帮着打听。那些天在县城,老兰每见着一个疯女人都要跑过去去看看,但每一次都让他那么失望。老兰绝望了,蹲在车站的角落哇哇大哭。虽然这么多年女人没有清醒过一天,但老兰对疯女人的疼爱却一天天有增无减。不能就这样没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擦擦眼泪,拿着照片,老兰又开始一个个向别人打听。。。。。。儿子看着父亲蓬乱而花白的头发,疲惫不堪的脸,消瘦的背影,心口生生的痛。“爸,别找了,我们真不怨您,你尽力了,这些天您都瘦成啥样了。”“不,得找,你们别管我,这么多年了,我习惯了家里有你妈。”简单的一句话,儿女们却都哭了!

这一天,刚到集上,客车师傅就叫住了他“兰大爷,听说隔壁镇上有个疯女人和你老婆有点像,你快去看看吧。”老兰千恩万谢,不管真假,有消息就成。老兰立马登上客车奔隔壁镇而去,短短的三十里路,对老兰来说却像走了几个世纪,老兰心急火燎,终于到了,从上街找到下街,可还是没有看到疯女人的影子,老兰一屁股坐在地下,老泪枞横“老伴儿呐你在哪儿呀?”。照片掉在一旁,正好路过的一个老太太看见了,捡起来端详了半天,“那边垃圾池傍边靠着的疯女人和这个有点像。”老兰一天,立马抹了一把泪“啥?大姐,快带我去看看。”

垃圾池傍边靠着的女人就是老兰的疯女人。赶集那天疯疯傻傻的上错了车,半个多月了,疯女人饿得在垃圾池里翻东西吃,这两天饿得快不行了,老兰三步并作两步走,扳过疯女人的头仔细辨认,那张脏兮兮的脸哪里还看得出原来的摸样。这时,疯女人那双没有一点生气的眼却神奇般的亮了,一头扑在老兰的怀里,叫了一声“哥哥”!几十年了,疯女人从来都没有和老兰说过一句话,更何况叫一声“哥哥”呀!老夫妻抱头痛哭,老兰去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又要了一盆水给女人洗了把脸,看着女人狼吞虎咽的样子,老头心里好酸却又觉得好好满足。。。。。。

寻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