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漂亮却不完美的天堂,久了总有修补的地方

春节前夕,穿过南来北往的人流,赶回到家。清晨,听到小孩子在外面嬉戏打闹,便穿上昨天晒过太阳的衣服,出门散步,走着看着就到了家族的祠堂门口。祠堂门槛上的对联,字还很新,屋梁还很坚固,夺目的大红纸上,唯独多了层薄薄的灰尘,一春一年,更换翻新,一代一代承载起厚重的岁月。

记忆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候的我认为,能拥有一个而充满爱的童年,是这世界上最的事。对同龄的孩子来说,他们伸出手就可以感受到来自父母的温暖,跌倒了会有人扶,生病了会有人心疼,被欺负会有人保护,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而于我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美梦。

大抵是因为贫穷的缘故,父母自我打小时就离开家,去外地打拼,将我狠心抛弃。他们一年才回来看我一次。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所有的委屈和都默默压在心底,担惊受怕的是自己,病了交给时间治愈。没有父母关爱的童年,是阴暗的,也是不幸的。童年的我,一度因为自卑和害怕,不敢敞开心扉去交朋友,觉得自己什么都比别人矮一截。由此,我积压了庞大的怨气和恨意,把这所有都归咎于他们的身上。当时,我是恨他们的,心里有问不完的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能留在我身边?为什么别的孩子上下学都有人接送,而我没有?为什么逢年过节邻居家都是喜笑颜开,唯独我们家冷冷清清?

在日复一日的和煎熬下,那份对爱的渴望慢慢演变成了怨恨,而且越积越深。我不理解,也不能原谅他们。不知不觉,我们之间架起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我不会主动找他们谈心,或者告诉他们我的需求,有的只是横眉相对的冷漠和恶语相向的伤害。我们之间的战火从来没有消停过,他们不会缴械投降,我不会屈服让步,更不会握手言和。

我厌烦,他们那些苦口婆心的说教方式,无非是想向我灌输,我们这么做,全都是为你好。

忍辱负重多年,我终于成功了,考上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没离开家,脑海中涌现出强烈的暗示,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们。进入大学,在大学里,我完全变了个样。我不再害羞,不再因为胆怯而故意保持与他人的距离,相反,我学会了攀比,学会了如何在星光煜煜的圈子里让自己耀眼和显著,我可以面不改色说很多违心的谎话,来讨好别人。

那时候我常对自己说:“社会是只大染缸,非黑即白,黑一点也没关系。”

世界上有些人因为忙碌而感到的充实,有些人因为太过安逸而倍感焦虑,有些人因为物质的富有、精神的贫困活得压抑,而他们还只是挣扎在贫困线上的蚂蚁,不断迁徙,却寸步难行。

我拿着他们每个月寄给我的几百块钱生活费,肆意挥霍,为所欲为,逛淘宝,请狐朋狗友吃饭唱歌,看电影,把打肿脸充胖子的傻事统统干了一遍等等。我一直坚信,他们对我的爱都是理所应当,我不需要偿还,更不需要感到愧疚。

上了大学后,我很少回家,也鲜少和他们通电话。逢年过节放长假,我总会以车费太贵、学校有实习,忙着找工作等为借口,百般推脱,任他们说的多委曲求全,我都无动于衷。其实不是没时间,而是觉得没必要。我仍记得有一年除夕年夜饭桌上,老头对我说:“毕业了,就回县城工作吧,我托你大舅在行政局给你安排了份差事。”我一听便气急败坏回道:“小时候对我不管不顾,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的未来指手画脚。我有自己的活法,用不着你来操心。”说完我便甩下碗筷,回了房间。后来,听我妈说,当时老头子哭了。

因为这些年,我到外省上大学,和他们也是聚少离多。

有人说,离开家,到哪都是流浪,就像候鸟无论飞多远,也会想念着南方,旅人的天涯,到尽头还是家。离家在外,无依无靠,有时我是想家的,顺便也会七拐八绕想到他们,在内心深处我是爱他们的,尽管我从来不承认。

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彻头彻尾的错了。

去年11月份临近春节,母亲来电话说:“今年回家过年吧。老头子病了,挺严重的,你回来看看他吧,最近他整天念叨着你。”

我狠下心来答应了。

我心有余悸,到了家。家里一切都没有变,依旧是往日的砖房、草木,只是有些情怀偷偷老去,有些人已然消失不见。

次日,我特地早起到厨房帮老妈子做饭,她忍不住把老头的病情告诉了我:“老头得了急性肩周炎,以后怕是干不了重活了。”

我冷冷地回应说:“都年过半百的人了,还逞什么强,说到底还不是他固执、自以为是惹得祸,活该这份罪。”

“孩子,你为什么每次都把话都说的那么绝情,不留一点余地,一步步把我们逼向绝境。我们不是称职的父母,小时候不能守护在左右,看着你长大;为了生活,不得不暂时离开你。童年是你不愿提及的伤痕,你因此对我们怀有很深的恨意,但你要相信,我们是爱你的。所以,这些年你的针锋相对,你的歇斯底里,你的冷漠,你的叛逆,我们都看在眼里。渐渐地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有判断是非曲直的能力,有什么难事和苦楚从不跟我们说,独自承受。

老头子平生最大的死穴就是好面子,你又是犟脾气,你们总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得不可开交,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但在你上大学这几年,老头子变了,脾气温和了,人也感性了许多。你不在的时候,他总会无缘无故念叨起你来。每次你打电话回家,其实他都有一大堆的话想和你说,要你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有什么过不去的沟坎就告诉我们兴许能给你出出主意,有空就常回家看看,可每次你没等我说话就挂了,老头子的话到了嘴边又活生生咽了回去。有时候,我觉得你就像一只刺猬,浑身长满了锋利的刺,无需刻意用力攻击就可以把我们扎得鲜血淋淋。我们是亲人,本就应该相亲相爱同仇敌忾,而你却想方设法将我们排除在外。以后无论你去到哪,都别忘了,我们是爱你的亲人,是可以永远供你停靠的港湾。”

母亲的话,像极了一个巴掌,打得我生疼,愧疚、懊悔、自责都参杂其中。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记起就会挨一个重重的耳光,很痛却很深刻。

那晚,满怀着羞愧,蹑手蹑脚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熟睡的他,他瘦了,憔悴了。此刻,那个往日和我争得面红耳赤的霸道父亲消失了。我俯下身轻轻在的耳边说了一声,对不起,我错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人一旦老去,什么都会败下阵来。那一夜之间,他们乌黑的发,倏忽间从浓密变成稀疏,当时光静悄悄地流过,又无故多了层雪白。

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但到后来,那些受伤的往事总会在某个迷茫的时刻教会我们成长,让我们坚强。

世界上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正如这世上根本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一样,也是如此。一件心爱的衣服,每天穿着它走南闯北,翻山越岭,在不同的场合进进出出;而你穿的次数频繁了,有时总免不了磕磕碰碰。在厨房做饭、洗碗稍不留心,它会沾上污渍;在长途跋涉的旅途中,你穿着它穿荆斩荆,到家换下后才发现破了好几个洞。日久弥深,你与它有了深厚的感情,它旧了脏了,你还是舍不得扔掉。将它缝缝补补后,你又重新穿上它去旅行,去看一切美好的风景。就好比爱是漂亮却不完美的天堂,久了总有修补的地方。相爱的人会有争吵、误解,有些事可能会一笑而过,而后果严重的也许就是两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但只要有一个人先站出来认错,放低姿态去理解对方的难处,宽容对方的任性,然后彼此体谅,或许,路就会延伸地更长。世间无论是哪种形式的爱,伟大或卑微,都需要我们带着一颗虔诚感恩的心去修行,去收获。

梧桐月/文 1337228353

爱是漂亮却不完美的天堂,久了总有修补的地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