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分凄凉,几分陶醉

春,多雨的季节。

她常想:是不是年的伊始先将眼泪流尽,日后便只存?恐怕不是。这就如同太子湾中的樱花,虽美得犹如精灵飞舞,可抵挡不住凋零的命运。

她原以为她的心脏病让她与强烈的心跳无缘,没诚想竟在西湖岸边静静地旋舞。那若荼靡般绽放的心绪,开得烂漫、短暂。最后,那短暂的热烈心跳转变成了深深的海洋。

那一天,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她说什么也要去向往已久的西湖。于是,她那颗不甘的心脏,为胸挂单反相机的他狂热。

她是向来不信会有一见钟情的事情,那对她而言不过是个美好的词语。

可那日,却在附有古老的断桥旁推翻了往日的观念,并荡漾起日后让她念念不忘的她的爱情。

他是一个摄影爱好者,有着自己的摄影基地及工作。他那日去断桥只是带顾客去取景而已,却恰巧碰见了她。

她在此之前是不识得他,但他却识得她。他记得,彼时他大四,她是大一的新生,因为有着一手好文笔而步入社,恰巧他是文学社挂名社长。

而那日,阴雨缠绵却又骤然停歇的下午,他是故意叫她去帮忙拍他与顾客的合影,顺便牵羊下她的美姿。

若是她不是那么激动,并能细心地观察他交到她手上的相机链带,她会发现链上有着一个“颜”字。

夏颜,她的名。

那日后,她知晓了两人是在一所学校修学,只是,他已毕业,她才大三;也知晓了两人的专业,他摄影专业,她美术学专业。

那日后,因专业的缘由,他与她商量当彼此的模特去各地采风,每月一次。

自此,交流、交往时间甚多。

也因此,他的感情日趋笃厚,她的感情直线上升。

就这样,烂漫的两年过去,她毕业。而烂漫的日子也终究是要回归现实。

他的父母要求他找对象、结婚、生子。而她,因为心脏的问题,没有把握生子。

她不敢再耽误他,于是留下一封信,离开。

他顶着家里的压力找了她一年,最终接受了家里相亲的安排。

他虽理解她离开的原因,但却不原谅她的不信任。

五年后,她回到西湖岸边,手上牵着个小男孩。那是她与他的孩子。

他与她曾经发生过关系。只是那时的她并没有把握能生下孩子。直到离开后的某天得知有孕才坚定了信念。

这次回来,她并没有打算去找他。她不想打扰他的。她只是带着儿子回来看看父母。

往往事情总是有意外发生。她牵着儿子在苏堤的一处拱桥上看见他与一个女子牵着一个小女孩。

她的心霎时纠痛,她不知自己是不甘还是其他什么情愫。她只知,她早就心如止水的情绪被挑起,又强力压抑。

他看见她的那一刹那,原本淡忘的记忆被硬生生抽出,排山倒海。再看向她身旁的小男孩,心脏收缩得厉害。那孩子简直是他的缩小版。

他与她都是隐藏情绪的高手,心里无论如何得不舒适,面上却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微笑。最后,点头擦身而过。

自此后的十年,她和他再也没有照过面。

直至在一个画家“颜”的画展上,她遇见了他。

他本不知那个画家是她,可在看完一幅幅画后,他就清楚明了了。

这个画展叫“容颜”,记录了他和她的点点滴滴。

他的名,章容。

(原创作者:穆尘染 )

读者
读者杂志,https://www.duzhezazhi.com

几分凄凉,几分陶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