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知己

第一次见她是高一。当时流行性感冒。很多人因此遭殃。我们在一个病房里输液,她的妈妈在听我妈妈抱怨养男孩子如何费心费力。无奈地倾诉我的光荣。她的妈妈在夸自己的女儿 如何听话,如何乖巧懂事。 我恼火的抬起头望她一眼,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感。哥哥也跑到病房听我吹天侃地的,当时我在给他讲高中的美好故事,他也在给我吹职业高中如何如何放纵和自由。她一个人在旁边输液,默默地倾听。我看见她听的入神,时而表情凝重,时而忍不住微笑。内心里一阵厌恶。吊丝女。

我们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小学。总是一个班。后来我初二去了山西。从小到大我总是玩的不亦乐乎 她是一个不爱说话的文静小女孩。

上高中后我们经常见面。她总是一个人。

此后过了三年。

高考结束。 炎热的夏日来临。每天下午都会疯狂的打篮球,汗如雨下。恨不得脱光所有衣服。到了5点,她会走过球场旁边,有意无意的看我几眼,我总是假装着打球,透过余光去看她。她还是一个人。

有一天打球争抢的过于激烈 。指甲劈掉一半,沸腾的血液没有任何痛感, 血顺着指甲一滴滴的流,滴到炎热的水泥板上又瞬间蒸发。我蹲在台阶上,无力的抬起头,又看见了她。她没有任何预兆的给我一个微笑,当时的我竟不知所措,她穿着黑色的裙子,手里拿着黑色小巧的包,红色的高跟鞋。自信而优雅。

从她清澈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的波光里,我就突然懂,我们很相似。因为锋芒过露被人嫉妒,因为过于任性被厌恶,过于骄傲被排斥,被孤立。她从小没有父亲,性格温柔恬静。时常被人遗忘。我们曾经都很孤独,我们都习惯了孤独。

时间会改变人许多。这3年我学会理智和收敛,学会沉默,她也变得成熟而自信。 你有没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你们从小到大每天见面,她见证了你说有的成长和改变。你们性格差异很大,你们从没说过一句话,像陌生人一样的伪装自己,刻意的去排斥,去远离。只一个眼神就知道,你们互相,真切地理解对方的孤独和感受。看见她你会想起那句歌词。

不用说不用问,就明白就了解。

仅以次烂文,献给我心中的女神旋儿。

无言的知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