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郊

早在十几年前,自从听了一个朋友推荐的那首《北郊》以后,从此便深深地喜欢上了这首歌。而如今,当我又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心里依然如同从前。

《北郊》这首歌歌词是以一个身在牢狱的犯人的角度创作的, 在当时可谓是风靡大江南北。 歌曲歌词不仅写的很,而且那些的旋律让人听了也是痛彻心扉。

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时,大概有十几岁的样子,那时,家里没有电视机,也没有录音机。所以,每次要听这首歌,就只好去朋友家里。

要说起这位朋友,他家的家庭条件比较好,家里早早地就配备了录音机,而且不仅如此,为了丰富平日里的,他家的磁带还比较多。

在这个朋友家各种类型的磁带中,其中有两盘我最喜欢。分别是陈星和迟志强的专辑。这两人对于一些80后的人可能都听说过,而且也有一些人恐怕和我一样也非常喜欢他们的歌。他们一个是唱囚歌的,一个则是唱打工歌的,二人的嗓音得天独厚,唱歌功底也非常扎实,每次出的专辑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

人常说:“人在不同时期,不同年龄,都会经历不同的烦恼”。这样的规律,恐怕有时根本不受自己控制,而是又当下一个社会的大环境,大形态所决定的。然而,我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当时和这个朋友小小的年龄,却会迷恋上这些伤感的歌曲呢?难道真的是这两个人的歌曲触动了我们当时的心,或者是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北郊》这首歌当时在朋友家迟志强专辑上面。当时,当我听朋友说他买了一盘磁带,磁带上有首歌非常好听时,我的心里特别的激动。于是呢?那天就趁着中午午休时间,当大人门在炎热的夏天还在睡觉时,我便来到了朋友家里。随后,伴随着伤感的前奏,《北郊》这首歌时便开始播放了。初听这首歌时,还未仔细品味歌词,我便倍那伤感的伴奏所吸引。我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这首歌,听的越深,发现伤的越深。

然而,不巧的是,由于录音机声音太大,竟然把熟睡的大人们吵醒了。于是后来,我第一次听这首歌的经历便到此结束后。此后,那天中午,无论是在去学校的路上,还是到了学校以后,我一直都被这首歌感动着,心里一直不停地哼着那些依然还很模糊的曲调。 鉴于对这首歌的喜欢,于是我和朋友便同时产生了一种想法,就是想学唱这首歌。

而要学习唱歌,首先必须有歌词,于是后来,我们又经过几日断断续续地抄写,终于吵完了这首歌的歌词。从此以后,无论到哪,我便和朋友刻苦联系,争取早日学会这首歌。功夫不负有心人,用了两周的时间,我们终于学会了此歌。

学会这首歌后,在校园里,或是在山沟里,经常会听到我们唱这首歌的声音。而在我们的感染,很快,我们

周围唱这首歌的人越来越多。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旋律一直断断续续地伴随我去远方时。去了远方以后,由于学习时间比较短暂,此外,再加上周围换了一个新环境,因此,一段时间里,我便很少听歌。然而,自从一件事以后,我又不由自主地听起了这首歌。那是一个夏日的早晨,当我给家里打电话时,本来我是有别的事,然而,当我把电话拨通以后,却听母亲说我的那个朋友出了意外,人已不在人世。

听到这样的消息后,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除了伤痛,嘴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在朋友去世的那晚,夜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整夜都无法入眠,那晚,我做了好多关于那个朋友的梦,而当我醒来之后,心里还有耳旁,留下的却是那首名叫《北郊》的歌。也许当时那种场景,也许当时那个心里,真的和此歌所要表达的感情极为相似,所以我才会久久难以忘怀。

由于当时有事,朋友的丧事我没有去参加,这是我的一大憾事。然而,在我的心目中,朋友的样子,还有关于他的一些往事却永远刻在了我的心里。

朋友去世后几天,恰逢周末,我父母亲给的用结余下来的生活费独自一人走了三四十里路去买了一个录音机。而那天,当我回来时,竟意外的听到路旁的一家音像店里正放着北郊这首歌。放慢脚步,寻声而去,那些动人的旋律又在我的耳旁响起。此时,对于这样一首歌,我觉得大庭广众之下真不适合放,而要放也该放一些积极向上的歌曲。然而,店老板还是放出了这首歌,而且还设置了循环播放,是在宣传这首歌吗?我不知道,但我却清楚的知道,他还有它,曾经都是我的朋友,只可惜一个还能相见,一个却已阴阳两隔。

心里怀着对《北郊》的热爱,情不自禁地

买了一盘磁带。回家后,又一次反复地听,又一次使我黯然泪下。买了那盘磁带后不久,有一次回家又去朋友家,朋友的母亲见我来了,急忙把我叫了过去。刚开始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而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阿姨是要将那盘迟志强的磁带送给我。阿姨告诉我,他的儿子不在了,家里人也都不怎么喜欢这种歌。那一刻,我发现阿姨说这话时,眼睛微微地看了一眼墙上自己儿子的遗像,眼睛已闪出了泪水。不好推辞阿姨的一番好意,于是,我便收下了那盘磁带,回家后,我把它和我买的那盘磁带放到一起,好好地保存了起来。

如今,也许录音机已很少有人使用,而我的那两盘磁带却依然保存着。此时,出于好奇,竟又把它们拿出来播放。

深夜,随着《北郊》那熟悉的旋律又一次响起,虽然歌声依旧,可离去的人却再也无法回来。

伤感的旋律飞出窗外在夜空回荡,它不禁又一次唤起了我对朋友的,也让我在久违的歌声又一次寻找到了从前的自己。

北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