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TY86789

南笙,南笙……

我又想起,当初在网上加的陌生人,北城南笙。我记得是2014年,9月份的时候,那是我决定开始玩古风的时候,准确的说,“进圈找人” 或“等人” 。

我很懒,懒得连回忆都不想去翻,那天考完试了吧!班上那个很调皮的小男孩跑到我面前,他说:“杨老师,我不想明天就看不到你了。” 我蹲下去,他又说了一句:“老师,我长大以后要来看你。” 看着他认真小可爱的样子,我想伸手去捏捏他的小脸,手却停在半空又伸回来,我无奈的笑了笑。

我长大以后,要来看你,就是这句话,让我触碰了一下回忆,那个人对我说的除了再见的最后一句话,他说:“小冰,你不应该是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的,你很适合我们社团,你把这个用起来,或许你在古风圈能找到我,那个时候,我去看你。”

可是离开快一年了,我就让那个QQ和我一样,像个死尸,几个月一条说说,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懒得碰”。

把孩子们都送走以后,我才发现,一年了,如果我现在找,还能找到他吗?

于是我在网上加了一个古风群,然后疯狂加好友,慢慢的,去空间加,才发现,和我一样爱写东西的人很多。

一个月后,我加了不少人,认识一个叫顾子安还是白衣的人,和他“相处”的不错。后来在他空间看到一个熟悉的,我没想就点进去了。

点进去后,那个人的头像,网名,让我愣了很久,很久违很久违的感觉。头像:cos慕言。

网名:北城南笙。南笙……

那个时候,我在中专幼教班,我想,我会好好努力的,只是为了爸爸妈妈而已。我以一米六三的身高加入了学校多个活动。

学生会的我们,比别人辛苦了很多,从来都没有睡午觉的时间。唯一松一点的就只有周末,我讨厌钢琴,可是还是没个周末都会去练一下钢琴,我喜欢跳舞,所以每晚都会去那些大专的学长他们练鬼步,每次想要上去跳的时候,小英就会拉住我,我知道,我不行,我和别人不同,从小身体差得不行,哪天突然倒下去就起不来也说不定。就像小英说的:“你这样的淑女就适合弹钢琴啊!主持啊那些,不适合跳那些舞。”

小英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她在小轩和瑾哥哥离开以后,就一直在我身边,我不读高中,她就陪我一起不读,我去重庆读职校,她就陪我一起去读,她胆子很大,很有义气,做人直爽,有时候像个男生。

我看到个跳街舞的学长,大概一米七左右,而且好帅,我已经不是花痴了。会觉得他帅是因为,我看到了另一个人。他跳得很好,我乘小英不在,果断的上去和那个男生一起跳,才在原地跳了几下,还真是不适合这种剧烈的运动,心口疼的我马上蹲了下来,他拉起我。

后来在我们早锻炼时,每个班都要围着整座教学楼跑三圈,而我每次,跑不到一圈就再已动不了。我跑不动的时候,他拉起我说:“同学,要到了哦,到那边去休息吧!”我朝他点点头。

从那以后,我们成了好同学,他说:“我是10级13班的,学校的动漫社社长,毕永城。”

我告诉他,我也是13班的,他笑:“可你是12级的。”

我和他玩了两年,他很喜欢画画,更喜欢有关古风的东西,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说话就开始文绉绉的,动漫社的孩子喜欢跳舞,哈哈。

他说:“我假期的时候就常常看,不过,花千骨那些什么的,不适合你看,我特别喜欢唐七公子的小说华胥引,我的QQ头像就是里面的男主角。”

他说他在网上还有个社团,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南笙。

我在笔记本写满了瑾哥哥和小轩的事,写满了很美的文字。都被他看到。

他教我怎么写词,教我什么是押韵,其实我想告诉他的,那些我都懂,小轩都教过我,素描那些,小轩都教过我,可我没说,我想和他呆在一起。

还有一年我就要毕业了,病却又突然犯了,清醒的时候,爸爸妈妈都陪我在医院,很多同学都来看我,可是以后,我被休学,爸爸妈妈把我带回家,与医院开始。

我打开QQ,没错啊!他送给我的,那个人,他说他叫南笙,那个和小轩一样,爱画画,爱古风,爱文字,爱跳舞的南笙。

我把QQ把网名改成:夙染卿墨,加到那个叫北城南笙的以后,我把好友拉黑了一半,可我还是从来都没找他聊过。

有一天,他给我发了条消息,“深情不寿,晚安。” 那天我想回“南笙,这是你的QQ。”

我点着点着,还是把电脑关上了。

那天进空间,看到我的一个好友发了条关于他抄袭的说说,我点进去看,全是,我就和那个好友闹了起来,他说:“你疯了,证据我全给你看了,你和他关系很好吗?这么维护他。”

其实他给我看的好多图已经推着我去相信了,可我还是回复了他:“对,南笙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人可以这么说他,他什么都会写,根本不用抄袭。”

就这样,我们拉黑了对方,从此不做朋友,于我而言,这有什么呢,我想着,即便是现实里,有人说他的不好,我也会帮他的,何况网络。可是,我忘了,我帮的这个人,是谁。

小英说:“你把你写的东西都发去空间,有人会转,阔开以后,他会看到,”

我真的太懒,又或许是记性不好吧!我不喜欢上网,每打开一次,我就会在上面定时很多条说说,这样我就不用每天都上。

又一次去医院,我看着妈妈眼里的泪光和怜悯,其实不用的,我习惯了,我没有杨雨和陈言那样好的青春时代。更不可能像瑾哥哥一样,做个骄傲的大学生。

那段时间,杨雨拿着我的QQ玩,不知道他都干了什么,也没那么想知道。几天了,我收到一条,是北城南笙发的,他说等我回来,那个时候我确信,是他,真的是他。

我恢复的差不多,点开QQ,有好多话想和他说,我讨厌别人叫我笨蛋,也讨厌叫别人笨蛋,但还是给他发了句“笨蛋南笙”。他说我的朋友在我不在的时候,去找他了,我突然知道,都是杨雨做的,她看到了我的私密,知道北城南笙是谁,我想,她应该也和他聊了不少的。

瑾哥哥给我发了条短信,他说:“小冰,用你古风圈的话说吧!我们,男婚女嫁,互不相干。”

我关了和电脑睡了整整一天,差点被表姐以为我身体又犯了送去医院。快12点了,我起来打开QQ,莫名的点开北城南笙的群,我说我爱上他了,让他的弟子作证,我神色不是很好,说话很乱,他的表现让我的试探有点失望,如果是他,他知道的,我早已不像其他女生一样羞涩,对我来说,那些话,说了不脸红,听了不心跳。他一定会习惯性的说“知道你爱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第二天我彻底清醒,在空间向他说:“昨晚的事,抱歉。”

因为在那次他的群里看到他的照片以后,我就知道,不是他,只是一样的名字一样的头像而已,那天问他那个人是不是他的时候,我说话就开始有点乱,我开始想逃。

就像那次小英来说我一样,她说:“你还不回家?”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我说这里风景好。

她说:“你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你就是不想王瑾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

是啊!我才突然发现,我早已不是那个他们说很漂亮的女生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什么样了,是怕,怕他突然的回来找我。

而我以为我已经找到的那个人其实不是,看到他换了头像和网名,我松了好多,却还是不死心,我有意无意的和他聊,我说我很喜欢秦时明月,看到秦时明月就会想到他,还有意无意提到说有一个故人也很喜欢,他没反应。

我说我很喜欢他以前的头像,结果他又换回来了,还说,那个人叫慕言,我当然知道他叫慕言,那个人那次跟我说过以后,我就把他说过的小说全都看了一遍,可我没告诉他。我回复北城南笙:“原来他叫慕言。”

我想知道他会怎么说,如愿,他说的和那个人应该说的完全不一样。

情人节那天,快12点了,表姐表哥他们拉着我出去吃饭,我坐在一旁看他们,我的身体,是没人会让我喝酒的,我点开QQ,我想直接问他真名叫什么的,结果发现被拉黑。《南笙南笙对不起,其实我早知道他不是你,可是还是忍不住把他当做你。我忽略性格和外貌,只记了他的头像和网名。》

我想,这样也好,后来又想,如果真的是……因为那天,我在他空间上问,我喜欢上他了,怕不怕,他说,不怕,很像,这句话很像是他说的话,我心里又开始犹豫。

我还是把他加回来了,后来才知道,又是杨雨弄的,可是他居然对我说:“我怕冰槿误会!”

这句话让我彻底清楚,不是,他真的不是,我不能再这样。

我把他的QQ给小英,让她加,她一看到网名和头像就明白了,她没有加,她说“毕永城和邓轩明明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现在的这个网上叫北城南笙的人和毕永城也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是你的心里问题,难道你忘了你以前是怎样的不敢睡觉,怎样的做噩梦了吗?”

没事啊!我就是这样贱,这个北城南笙不是他,我可以继续等下一个北城南笙的,我怕疼,不一样一次次从手术台上走下来了吗?我怕黑,不一样在黑暗里躲了五年了吗?

我就怕,以后找到的南笙,他都会说:“冰槿”

那个说他的名字叫南笙的人,他看到过我的笔记本,他知道冰槿这两个字的意思,可是我从来没告诉过他,我其实好卑鄙,我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人,我把对那个人的好都弥补在了他的身上。

可是你的社团哪里去了呢?如果再找到你,我也会对你很好的。

或许……

【那个时候,他说:“以后没人的时候你要叫我南笙。”】其实是你真名难听。

【那个时候,他说:“小冰,你穿紫色的裙子很漂亮的,跟我女朋友一样漂亮,王瑾那家伙运气不好,看不到,哈哈……”】因为是瑾哥哥说我适合紫色。

【那个时候,他说:“我在网上可是翩翩公子呢!我可是有粉丝的,我送你个QQ,你跟我混好不好?你把你写的小说发去网上,会打动很多人的。”】其实南笙……

我很懒,不喜欢动,而且,我记性不好。

那天,北城南笙发了说说:“从前有一个人,他叫南笙,后来,他去了北城。”

那个时候,北城南笙发了说说:“……”……我忘了,我不喜欢他们说网上古风圈的事,也不喜欢那些没有感情的白话段子。

UITY8678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