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蕾女童之我的故事

我是大山里的孩子,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父母迫于生计很早就外出打工了,留下我和八个月大的妹妹在家和年迈的奶奶一起。我不知道父母为什么离开,奶奶说他们要去很远的地方,要过年才会回来。一开始我总是整天狠狠地哭,后来就习惯了,习惯了我们三奶孙的艰苦生活,习惯了在心里默念着离过年还剩下多少日子。第一年春节,他们没有回来。第二年第三年还是没有回来……从开始的期待到失望,从失望到习惯。我想,这是每个留守儿童面对成长环境的无奈吧!

不知是在父母外出打工的第几年,寨子里通了第一台无线电话。电话的主人是小学校长家,校长是一名慈祥的爷爷。从那时候起,每隔半年左右在某个天微亮的早晨或是夜晚就会听到他的大喊声“巧玲,你爸妈打电话来了,快喊你奶奶你们来就电话~”。于是,我们飞奔到他家里和父母嘘寒问暖。经常是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只是,我记得爸妈最爱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巧,你要听奶奶话,要认真读书。”我的回答总是“嗯”。事实上我也做到了。

我读小学的时候,成绩总是班上拔尖的,因此老师们也都很喜欢我。父母在我六岁那年离开我外出打工后,原本聪明伶俐的我像是变了一个人。父母说我要认真读书,我就认真好好学习,父母说我要听奶奶的话,我就乖乖听奶奶的话。我开始变得胆小孤僻,不喜欢与人接触。觉得别人做什么都有父母,而我父母不再身边就和没有父母差不多。埋怨的小树苗在黑夜的心里悄悄生长,我慢慢的变得越来越自卑,越来越内向。

我也记不清是在小学的哪个年级甚至哪个季节了,那是一个早晨,校长带着我的发小吴建顺一起来到我家。他说要我换件干净的衣服,我们要去良上。大人的世界我不清楚,也不多问。,我们一步一步朝崎岖的小路走去,两个小小的身影就这样跟在校长的后面消失在村口。山路攀山越岭,蜿蜒曲折。那次是我第一次去良上,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我记得我很累,但不敢对校长说,只希望早点到达目的地。

至于路途中我们有没有谈笑我也已经忘却了。只依稀记得到地方后见了一些好心陌生人,给了我很多衣服,有粉色的新书包、漂亮的花铅笔、崭新的文具盒还有作业本啊什么的。一开始我很胆怯的我后来也因为收到礼物而高兴起来。谢过好心人后好像是照了几张相片吧还做了什么我也忘记了,只记得我和建顺可以背上心爱的书包带上礼物欢欢喜喜的和校长回家了,又开始了长路漫漫的旅途。而在那些礼物中我最喜欢的就是那件蓝白相间的校服。原因是穿起来合身,拉链的外套,四季都可以穿。然而,全校只有我一个人有校服穿。

几天后,这件事在寨子里和学校都传开了,听说我俩是因为家里贫困,在学校成绩好表现好就得到了社会妇联组织的救助帮扶,除了礼物每年还得一大笔钱。还听说我们那次照相上电视里,电视上我们那样子很。我没看到,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人在默默的帮助我,那种感觉让我安心。后来,我感觉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我,他们关心我,说我成绩好,夸我乖,说我有前途……我也感受到越来越多的爱,得到越来越多的肯定,来自家人的,村里的,学校的,社会的。我慢慢走出自卑,开始自信起来。让我对未来充满希望,开始明白爱存在的意义。努力的去生活。

我不敢去想,没有妇联的帮助,生活贫困艰苦中我脆弱的心灵要怎样黑暗下去!感谢上帝在为我关上一扇门时,妇联及时为我打开了一扇心灵之窗。在经济上让我家里的贫困得到缓解,心灵上让我有一个良好的心态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健康成长。你们资助这笔钱对于有钱人来说不算什么,对于我们这些贫困家庭出身渴望学习,渴望肯定,渴望关心,渴望爱的学生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雪中送炭。我真诚的谢谢您们对我长久以来的资助,谢谢您们对我的鼓励与支持,谢您们的关心与爱护,让我地成长与学习。

每个人都会经历一段艰难的生活与一段的生活,如若幸福的人们都献出一点爱心,艰难的人们也许不再艰难,我希望我的将充满爱。虽然我现在还无法预见将来的我会走上怎样的工作岗位,会经历怎样的事情,但您们的无私帮助,将是我一生中永远的精神财富,我会将这份感激永远铭记在心。同时,我深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坚信那时的我一定会接好叔叔阿姨们的“爱心”接力棒,带着一颗感恩的心,回报学校、回报社会和关心我的每一个人,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春蕾女童之我的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