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白桦林(24)

老宋陪同几位花江市农委的领导也来了。领头的是主管外经工作的副主任张钧儒,下面有劳转办主任伊立梅,副主任李周,对俄服务站站长牛力山,还有一位想在俄罗斯承包土地繁育玉米种子的企业家,名叫高远;最后一位是想在俄罗斯建猪场的花江市东河畜牧场经理秦永江。

高远和秦永江就各自的生意已经同乌苏里主管农业的官员谈了将近一周了。综合来看,前景可谓远大,困难可谓重重。对高远来说,种子入俄境是困难,地块灌溉是困难,生产时雇工还是困难。对秦永江来说,猪崽入俄境是困难,猪场接电是困难,俄政府不允许使用中国饲料仍是困难。

经过几轮艰苦的谈判,中俄双方对合作已经基本不抱有信心了。高远提议,来一趟俄罗斯不容易,应该到海参崴潇洒一圈。其实即使高远不提,老宋也会邀请他们到海参崴,因为毕竟这次张主任来了。张主任这次出国的名义是考察境外农业合作发展及劳动力转移情况,所以他带着下面两个科室的科长。伊立梅并没有什么任务,她主管的劳转办是负责统计国内劳动力转移情况的。不过,张主任要带她出国,她又没有到过俄罗斯,借这个机会走一圈,长长见识,何乐而不为呢?

这个政商一体的访问团昨天在海参崴已经玩了一整天了。只因昨晚他们都喝大了,所以没能来赌场。今天,他们在宾馆休息了一天,养精蓄锐,为的就是晚上来这里好好地玩上一宿。只是李周没有来,他昨天吃海鲜闹肚子,折腾了一宿,实在是没力气了。他“请假”在宾馆休息,张主任说他是“水土不服”。

老宋换了50万卢布的筹码,教大家随便拿。高远和秦永江当然不好意思拿人家的筹码,他们各自到窗口换了10万卢布,然后去玩“拖拉机”去了。牛力山从老宋的筹码中拿了一把,跟着高远他们去了。老宋不会玩,他把剩下的筹码统统给了张主任,自己去冷饮间了。

张钧儒最好赌,也好色。伊立梅虽然又老又丑,可是不知怎么入了他的“法眼”。自从委里安排他当分管主任,他就开始不遗余力地照顾伊立梅。领导的偏爱伊立梅不可能感觉不到,她也乐得顺势而为,有时拍拍领导的马屁,有时替领导赶赶场子。每逢年终,张主任这一战线的优秀公务员非伊立梅莫属,每年的“三八红旗手”也都给了伊立梅。这次,伊立梅陪同领导到境外考察,更是鞍前马后百般殷勤,弄得张主任眯缝着眼睛,嘴角一直呈现出一副想笑又没有笑出来的表情。

张钧儒和伊立梅来到了一张玩21点的桌前。坐下后,张钧儒第一把就压上了10万卢布的筹码。前两张牌他抓到了16点,他嫌点太小,又要了一张。没想到,第三张是9点,输了!第二把他教伊立梅玩,压的赌注依然是10万卢布。前三张牌她抓到了17点,不敢再要了。结果庄家是19点,伊立梅也输了。

列夫·托尔斯泰说过:情场得意,赌场失意。只用了四把牌,张钧儒和伊立梅就把40多万卢布的筹码全输光了。张钧儒有点输上火了,他教伊立梅去找老宋,看能不能再兑点筹码。

阿强和边成也买了50万卢布的筹码。二人在轮盘旁伺机下注。今晚阿强的手气格外地好,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他手中的筹码就已经翻了三倍多了。他赏了边成一堆筹码,教他挑自己喜欢的项目玩。

边成信步来到购物区。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看得见里面挂满了各式高档服装及饰品,其中尤以女装和女包为多。在购物区的玻璃门上贴着一张俄文小海报,边成停下来,只见上面写道:

即日起凡24小时内在水晶宫兑换筹码累计超过500万卢布的顾客可免费获赠名牌女包一个,款式自选。

“俄罗斯人也会搞营销了!”想到此处,边成不由得一边微笑,一边点头。

此时申老板就站在边成的身边,他是在赌桌旁坐累了起来走走。他根据边成的表情就猜到了他懂俄语,于是问道:“老弟,那上面写的什么?”

边成当然不认识申老板,听他问到自己,就将海报上的内容翻译过来告诉了他。

申老板点了点头,背手踱进店内,在一个粉色女包面前停了下来。他想给长发姑娘买个包,因为白天的时候长发姑娘令他很舒服。不过,他不敢断定这款包长发姑娘喜不喜欢,于是,他给她拨了电话。

边成离开购物区,到就餐区随便吃了点水果,然后重新回到了阿强身边,因为他怕阿强需要翻译的时候急着找自己。想不到自己离开的这一会儿,阿强原来手中的筹码已经快输光了。阿强教边成再去换50万卢布的筹码。

其实,在今晚光顾水晶宫的赌客中,无论李财、申老板、瞿丽虹,还是亚历山大、老宋、严同刚等人,都是“小菜”,他们的身价没有过亿的,他们的出身也多半是暴发户。论赌的规模,雅间内有桌赌局,每局牌输赢的钞票用尺量;论赌的文化,楼上有桌赌局,人家赌得那才叫有文化、有品味。

还是让我们先来看看那桌豪赌吧。这桌赌局是一个月以前就已经约好了的。参与者总共3人,一位叫赵钧,是做木材生意的大亨,身价在10亿左右,每月都往国内发上百列的原木。此外,在5个林区还有他的木材加工厂。第二位叫田洋,同赵钧是同行,身价同他也不相上下。只不过他发木材走海运。他自己在俄罗斯境内承包了3个林场,手下采伐队的工人就有200多名。第三位叫袁力彬,是在阿穆尔州开金矿的。早年,他带领一班工人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成盆吃螃蟹,成锅蒸熊掌,终于打下了一片江山。如今,他已经很少亲临一线了。一线有他的弟弟和手下,他如今只是在背后出谋划策,坐享清福。他的身价只在那两位之上,不在他们之下。

三人玩的是国内最常见的“斗地主”。来之前,赌场已经为他们选好了来自白俄罗斯的美女为他们发牌,每一把的赌注是10厘米厚的崭新美金。事先他们同赌场约定:每人只输不赢,待输的金额累计到100万美金的时候,今日赌局结束。三人输的这些钱由赌场和白俄罗斯美女五五分账,而美女今晚就由输得最少的那位赌客拥有。当然,在赌约签订之前,美女的“庐山真面目”是要让三人看到的。

玩了将近两个小时,100万美金终于攒足了。工作人员一统计,袁力彬输得最少。结果,美女归他所有。工作人员将袁力彬和美女引到5楼的一个总统套房,随后轻轻地掩上门,退了出去。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赌得最有品味的那桌。这一桌玩的是麻将,赌客的年龄都在50岁以上。其中,年龄最大的看起来已过六旬。开赌前,他先讲了一通麻将同《周易》的关系。只听他说道:

“麻将牌中的春、夏、秋、冬四季,东、西、南、北四风,对应八卦,象喻八时八风;三种花型,暗含易学中的‘三才之道;花型条子是八卦中的阴阳卦,饼子是象天之意,万子有似人之征;每种花型九张牌,体现了阳九之数,不设十,十则终,十则死矣,终矣;每组花型的组合都是以二、五、八为中心的三组合,暗合阴阳、五行、八卦之术;赢牌叫‘和’,如今有不少电视剧字幕错写成‘胡’的,国人真是越来越没文化。‘和’原来是不输不赢之意,平衡之意,单单一个‘和’字,便体现了易学思想和中国的人文精神,阴与阳和、天与地和、男与女和、人与物和,‘和为贵’‘保合太和’,都是易学中的至高境界。你看,扑克是西方人发明的,每张扑克一定要分出大小,9比8大,Q比J大,这也就应合了他们的‘零和博弈’思维;而中国人讲究的是“”互利共赢”,对应到麻将上,就是‘和’。”

老人的讲解引得其他三位纷纷点头。他们的玩法也是只输不赢,每一把的输家要拿出一万美金,最后都要捐给某个基金会做慈善;而每一把的赢家都要应一位输家的要求吟诗一首,然后赢家的下家还要和诗一首。四个人中,每个人都有权率先提出结束当日赌局。

第一把牌邵先生输了。他要求坐他对面的柳先生作一首《吊兰》诗。柳先生沉思片刻,开口吟道:

占地不足半尺宽,几枝绿色俯身看。

终生虽难及天地,偏居一隅情绵绵。

坐在柳先生上家的梅先生开口笑道:“柳老真是太谦了。您若是未及天地,我等都是河沟小草啦。”柳先生一边摇头一边说:“柳某这一生虽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毕竟没做过什么造福于民的大事,惭愧呀,惭愧!”

坐在柳先生下家的杨先生和诗道:

纤纤细叶似指宽,茕茕孑立也嫣然。

终生不开花一朵,要留春色在人间。

柳先生开口称赞道:“毕竟思远兄抱负不同。好一句‘要留春色在人间。’杨兄正可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呀!”

杨先生反问道:“怎么,柳兄,你笑我老吗?”

柳先生连连拱手道:“不敢,不敢。你我都是彼此彼此。”说罢,四人哈哈大笑。

第二把牌杨先生自摸,一家赢,三家输。邵先生要杨先生作一首《咏竹》诗。杨先生点头称是,只听他吟道:

醒来玉体朝天近,睡去拔节万籁声。

身负经纶传后世,生前死后几多情。

梅先生笑道:“柳兄说得一点也不错。杨兄时刻想着福泽后世,抱负的确在我等之上啊。”杨先生这次并未逊谢,只是笑着轻轻地摇了摇了头。

接下来按例该邵先生和诗了。只见他站起身来,略微想了想,随后笑道:“三位老兄的诗作每首都暗含一句成语,柳兄的诗含‘偏居一隅’,取的是我辈甘愿淡泊之意;杨兄的第一首诗含‘春满人间’,取的是我们祖国前途一片大好之意;第二首诗含‘满腹经纶’,说的是咱们老哥几个肚里有点墨水。既然这一轮作《咏竹》诗,那么我也依杨兄的诗意,取个‘胸有成竹’吧!”

大家拍手叫好,都在静候邵老的大作。只听邵老吟道:

理庵笔下意当先,墨未铺成胸了然。

茎显淡痕聊表意,叶施重墨更突尖。

纸上妙语出湖笔,窗外清音自板弦。

化作符节酬北海,麒麟阁内美名传。

杨先生直挑大指,微微叹息道:“我等或自甘淡泊,或要福泽后世,毕竟不如邵兄欲名扬高阁的雄心壮志。佩服,佩服!”邵老轻轻摇头,直说“杨兄过誉”。

第三把牌梅先生摸个大宝,邵先生要求他作首《牡丹》诗。梅先生道:“若论《牡丹》诗,老朽最的就是刘禹锡的那首《赏牡丹》。很多读者误以为那是一首单纯的咏物诗,不过老朽不以为然。试想,梦得一生坚守初心,虽九死犹未悔,他上思报国,下思安民,又怎会单纯地贬芍药、抑芙蕖,而独扬牡丹?依在下看来,他诗中的芍药是指在朝中窃居高位而无国士情操之辈,芙蕖则是指只知修身养性、独善其身,而不思为国尽忠之流。由此推之,他笔下的牡丹自是暗喻真正的国士了。当国士居朝中要位之时,定能大展宏图,创千秋伟业,福泽万世。”

梅先生的一番话直教众人点头称是,邵老道:“梅兄今日的立意定是要直追诗豪啦!”

梅先生脸一红,摆手道:“我就是再狂,也不敢同先贤比肩。现在口占一首,有辱尊听:

西窗抱卷坐难安,馥郁挟身莅苑前。

满目红霞铺锦绣,撩心媚态展淑妍。

强权令下根不灭,大地春回志更坚。

洛邑盈香招美凤,一幅秀画壮坤乾。

柳先生道:“梅兄的诗虽说不能与梦得比肩,但暗含两句成语:‘大地回春’营造一片生机,‘丹凤朝阳’又暗喻贤才正逢明时。在如今这个‘文不聊生’的时代,也称得上是佳作了。只是我的和诗恐怕就难作了。”说罢,他想了能有两分钟,勉为其难地和道:

溱洧持君定此身,子华笔下美绝伦。

丛香叠艳夺春色,国运昌时看雅芬。

吟罢,柳先生道:“小弟的墨水快倒尽了。在梅兄的大作之后,勉力为之。既不含成语,也没有太高的旨趣,各位见谅。”众人都说这只是桌间游戏,何须过多在意。

四人以不雅之事,行大善之举,高间内一片诗情画意。

此时已是后半夜两点钟了。一个小时前,严同刚已经送路基克和瓦大贝克到机场了。他们三个没有多大输赢。严同刚对二人又嘱咐了一番,并交待他们,待自己将总厂这边的事忙完后就过去看他们。两个年轻人与老板握手告别,严同刚目送他们进了验票大厅。

老宋第二轮为张钧儒他们换了20万卢布的筹码,随后就不见了。张钧儒今晚的手气也的确是不怎么样,他想换换手气,于是教伊立梅替他玩。没想到伊的手气更差劲,三把五把,将这20万又输光了。伊立梅找不到老宋,张钧儒也就明白老宋的意思了,只好作罢。

秦永江输了不到5000卢布,几乎等于白玩;高远今晚手气超好,一个小时赢了十多万卢布。他见好就收,剩下的时间只是看别人赌,自己不再出手了。

阿强第二轮换的50万卢布的筹码也输光了,他身上也没有多少钱了。考虑再输就没钱回国了,他只得悻悻地招呼边成回宾馆睡觉。这时,从外面闯进两个中国警察,听人说是从黑龙江来的国际刑警。他们径直来到李财所在的桌前,没容他反抗,迅速地给他戴上了手铐。原来,瞿丽虹得知有中国的国际刑警在海参崴办案,所以她通过朋友联系到了他们,报案说李财强迫佟欣卖淫,这才有了警察抓人这一幕。

边成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随着人流往出走。在停车场,他又见到了那个长发姑娘熟悉的背影。只见她背着申老板在赌场购物区买的那个品牌包,右臂挎着申老板的左臂,正朝着一辆奔驰车走去。边成的脚宛如被钉在了地上,心里像被重锤重重地击了一下似的。阿强上前扶住了他,问了一句:“你怎么啦?”

边成这才回过来神,不好意思地说:“没事,没事。我们回家吧。”

读者
读者杂志,https://www.duzhezazhi.com

失落的白桦林(2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