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救赎

我叫苏悦,2012年的那年我15岁,我还有两个7岁弟弟,双胞胎。

夏天的周末,我的爸妈决定离婚了。

爸妈决定一人带走一个弟弟,而我被嫌弃了没人要我。

我妈说,你不会跟着你爸,你跟着我干嘛。我要养你弟弟,哪里还养得起你,你不要害我好不好?

我爸说,你得跟着你妈,我工作很忙的,管你弟弟的时间都够呛,那还有空管你。你不要来浪费我的时间了。

我看着满脸冷漠的父母,放弃了最后一丝的自尊。我跪在地上用力的给他们磕头,只想祈求他们俩哪怕只有其中一个愿意带我走。可我看到的是他们始终无动于衷,在他们的眼里都是嫌弃与对我不知趣的厌烦。深深的恐惧感向我席卷而来,我害怕极了,我和他们说·“我知道错了,我会乖,会听话,不会再吵着去补习班,会更懂事。”只求他们能不能要抛弃我,不要把我像个人偶一样推来推去,甚至最后谁也不要就丢弃了。

我妈看着我对我说:“当初你出生就是女儿,你爸要把你送人,我看你刚出生舍不得。结果你长大了也不争气,考不上重点初中进了普通初中还没去重点班。让我和你爸连亲朋好友的饭局都不敢去。真的丢尽了颜面。弟弟们还小,可你都初二了,平时都住校,也能自己照顾自己。你也该独立了。”

听完这些话,我才终于醒悟。原来爸爸平时的漠视,妈妈无时无刻的不满与奚落,爸妈对弟弟们那种我永远都得不到的关爱,并不是简单因为我是姐姐,是大孩子。而是我的出生就不被喜爱。我不再乞求,不再奢求。

后来我在法律的意义上归我妈,学费由我爸出,一个星期的生活费是100元,后来物价上涨,生活费也就涨成了150元一星期。

妈妈并不喜欢看见我,她要求我不放长假就住在学校,不要回她现在的家。放假在家她对我也是完全漠视的态度,似乎那个家里只有她和弟弟,而我透明了。

初三那年,我犹豫了许久准备报考职校。想缩短求学的路程。班主任王老师知道后找我谈话,她满脸严肃的要求我再好好考虑一下,说让我试试要不要考重点高中。我认真考虑了很久,决定听她的试试,我大胆的报考重点高中。

我们的班主任是个教学经验丰富的中年女人。她同时也是我们的英语老师。姓王,长相属于优雅古典的美女类型。

后来我用自己存的700块报名了数学补习班。而是她似乎对我后面的每一场考试都更加严格了,无论我考的多好,她都是一脸严肃的告诉我下次只能更好,不要骄傲。我明白她是怕我因为成绩的上升骄傲自满最后考不上。

距离高考的最后一天,她对说:“Believe in yourself and don’t leave any regrets.(相信自己,不留遗憾就好)”

高考结束后不久我收到了重点高中的录取,而我的分数比录取的分数线还高出10分。

我的老师改变了我的一生。每年过节我都会给她写信。她说她喜欢信,并不喜欢礼物。

现在的我是一名英语老师,我看着自己课堂上的学生,眼神落在后排靠窗正在走神的女生身上,仿佛透过她又回到了12年15岁的夏天。

“What do you want?(你想要什么?)”

夏季烦躁的中午,英语课堂上王老师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问,谁能来造句?没有人吗?那我开始点名了。

“苏悦,你来用这个造句。”

正在走神的我忽然被点名,脸一下从脖子跟红到了耳后根。鬼使神差的我说了句。

“I want someone to love me.(我想要有人爱我)”

教室里有些嘈杂,同学们都在讨论造句,生怕下一个被点名的就是自己。我以为老师会骂我或者没有听见。

“Yes, sooner or later.(会的,早早晚晚的事)”从她口中说出。

“Really?(真的?)”我失落的问,并不太相信。

“Yes, I love you and I always will.(是的,我爱你,永远爱你)”

我望着她眼中满满的温柔。眼泪慢慢模糊眼睛。我慌张的低下头,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突然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像是走丢的孩子找到了父母。

她救赎了15岁的我,成为我的救赎。最后也完全救赎了我。

我的救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