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艾香

小时候,家乡有端午黎明采艾的习俗。

那天黎明,星光灿烂,天地间还是一片空蒙和寂静,我们就悄悄出村,前往野艾谷采艾。

踏上通往野艾谷的小路,拐过一个大弯,前面开阔起来。忽听谁说:“快到地方了。”

好一个幽静的野艾谷!林荫如屏,碧草萋萋;深深的谷底,树高草密,流泉叮咚,更显出了野艾谷的静穆。

我们攀枝移脚,斜着身儿,小心翼翼地向沟底走去,时时闻到一股淡淡的野艾香味。越走向沟底,野艾越高,没了膝,漫了腰。我边走边采。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响声。我透过野艾的枝梢,凭着月光,朦胧中,我看到一个人影,在野艾丛中移动。

“谁?”我大声问。

“我!”听声音,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你也来采艾?”我看清了,是我们村有名的捣蛋鬼——“狼娃”。“你一个人来得这么早,不害怕么?”我问。

“七伯比我还来得早……”他又话锋一转:“大哥,你采艾做哈?你家不是有蚊帐么!”

“今天是五月端午,门首插艾,避邪灭病,图个吉利么。你呢?”我遂问道。

他笑着回答:“我们班的李老师有腿疼病,医生说,可以针灸,针灸要用野艾。”

“你是给老师采野艾的?”

他点点头:“我采了野艾,除了给老师治病,多余的做艾香。李老师没有蚊帐,夏天,灯下批改作业,可辛苦呢!”

他说得平平淡淡,平淡中,体现出一个孩子纯真的心灵。呵,他变了,变得懂事,变得文明了。

夜风真凉。他的手水淋淋的,微微有点颤抖。

“你冷不?”我被他的认真样儿感动了。

“不冷。”他说。右手在轻快地舞动着。

月牙儿西斜,星星隐去了。东方露出一缕秋蝉薄翼般的亮光。

“大哥!”他说:“前几年,我是村里有名的狼娃,可是现在——”他说着瞅了我一眼。晨曦中,我看到少先队员的红领巾在他胸前闪光。他继续说下去:“我从小失去了爸爸,妈妈管不住我。李老师为了教育我,将我带在她的身边,给我补课。起先,我怀着戒心,常常闹得她哭笑不得。后来我知道,她并没有整我的意思……”

我听得入了迷,忘却了竹笼已经装满。他笑着看了我一眼说:“你竹笼装满了,趁着太阳还没出来咱们快回吧!”我们爬上回村的小路,他扛起装满野艾的口袋,显得有点吃力,但他毫不在乎,迈起矫健的步子,唱起了歌……

初升的太阳红红的,村道上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野艾的清香……

读者杂志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淡淡的艾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