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一瞥

火辣的太阳好像故意跟人在较劲,快要落山了还要给大家来一个下马威。地上的黄土被太阳烤的滚烫,柏油马路也要快被晒化了,空中一点风丝都没有,世间万物也失去了往昔的活力了。

一辆满身黄土的破旧汽车正嘶声竭力地爬向一个陡坡,车内的窗户全部被打开,人们把衣服脱的再不能脱了,短袖被当成了扇子在空中挥舞着,可是这让人感到越来越热还越来越累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热的直咒骂这鬼天气。车内的空气成了一种混合气体,汗腥味夹杂着油腻,让人感到头昏目眩。车内的空间随着乘客的增多而异常狭窄,许多人被迫扶着栏杆艰难的支撑着,表到特别痛苦。

咯吱车停下来了,车外有一个年迈的农村老妪颤巍巍走到了车门口,售票员极不耐烦的催问:去哪里?答:“李家庄,多少钱。”这个20出头的女售票员操着大嗓门吼道:“2元,快一点。”(这种噪音在这种环境下最容易使人更加烦躁)老妇人很快也加入到表情都很痛苦的人群中,颠簸不平的车子把人颠得前俯后仰,老妇差点被晃倒。横着脸的售票员似乎站的异常地稳,急催老妇人付车票。

老太太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揉的很破的一元钱递给售票员,售票员小手一挥道:“2元,没钱就下去。” 说罢就要开车门推老人下车。老妇无奈,只得从口袋里的一个很旧的手绢内掏出仅有的两三张一毛钱以乞怜的眼光看着凶巴巴的售票员,真害怕被推出车外。售票员没有接钱,依然以强硬的口吻逼老人再补1元钱。旁边座位上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挤过人群,用胖嘟嘟的小手捏着一元钱道:“姐姐,我给你补上行吗?”在众人有点愤慨的气氛中,满脸通红的售票员极不自在的收下了钱。

窗外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售货员的脸似乎也在晚霞中映衬的更红了,是灿烂还是……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公交一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