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运华:今生与花有约

我的父亲曾是一位在矿山中、煤田下忙碌了半辈子的煤矿掘进队长,近三十年的煤矿工作,使他过早的白了头发,而满脸深深的皱纹刻记着他那饱经沧桑的经历,他那慈祥的眼睛使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位和气的老人,健康的父亲今年过了他七十五岁的生日。

年轻时代的父亲便爱花弄草。然而,多半因为工作忙,而顾不上它们,真正让父亲走上养花路,当上一名真正的“花匠”还是在他退休后。1986年父亲退休后由别人介绍到附近的电厂花房做起了临时工,父亲心细、手慢、耐心,正是干这行的首要条件,况且,又爱看书读报,为了更好的学习,他自费订了许多的报刊杂志,如花卉报、园林、花卉周刊,从书中了解花卉植物的生活习性,并自己动手去种植观察植物的各自特性。没用多久,父亲便总结了很多宝贵的经验,他从最初的播种、育苗、上盆管理等小事做起,系统地学习园林花卉的知识。随着时间的推移,名气的大增,先后有几个市级单位聘请他,但他最终看中了地利位置较好的市金塔公园。每到节假日,他早早就在各摆放点放置好鲜美的盆花。当人们在游玩时,父亲在一旁默默地守着,看着满圆的月季、牡丹、芍药,他乐了,看着温室里的栀子、十大功勋、米兰、君子兰、橡皮树……他更高兴,因为他说:“花是有感情的,你对它好,它就会对你开花放香直到结果以报。”

我的父亲身上像散发着神奇的力量,看……小如黄米粒的种子在他精心照顾下会很快发芽,又会在他的莳弄下开花。春天是个多么美好的季节啊——万物获得了生命的力量,生机勃勃,茁壮成长。在父亲灵巧的双手培育下,茉莉、发财树、绿箩、水塔、代代桔……随着他的意愿抽枝长叶,吐蕊展瓣,散发出馥郁的芬香,几乎每一朵花都是美丽多姿的,鸡冠、水仙、仙客来、瓜叶菊、蔓陀罗……五彩缤纷,数不胜数,使人彷佛走进了神话般的花花世界!看——那香气远飘的桂花,远观像一簇簇金黄的绒屑,犹似被绿叶收集起来的秋阳,金光点点,若隐若现;近看才发现一朵朵玲珑有形,四小花瓣圆成碗状,黄得透亮,巧得动人。满天星那素雅的小白花星星点点地缀满在浅绿色的枝叶丛中。石竹花从纷乱的杂草中探出头,它们粉红色的笑脸真好看!月季红艳艳的花儿在枝头怒放,颜色是那么浓,那么纯,没有一点杂色,简直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花儿开,彩蝶舞,蜂儿鸣,这一切是那么真实地展现在人们眼前。

父亲酷爱九月菊,也就是人们常叫的“大菊花”,每盆四至八个花头,一般高矮,那个美啊——让人看了流露出的不是喜欢而是爱了。每逢秋风来临,露水成霜时,树叶脱落了,群花萎缩了,惟有菊花迎风而立,傲霜怒放,五彩缤纷,千姿百态。“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说的不就是这它么?

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离不开花草,我知道,他是在用心与它们交流,并朝夕相伴,他将心血融合在土中又将汗水洒向绿叶,百花盛开、百花争艳、百花齐放是父亲的希望,愿每年繁花盛开时花儿能想起老父亲!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丁运华:今生与花有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