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晴雨雪,岁月漫长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读者杂志:寒冬腊月,暮色苍茫,风雪大作,家酒新熟、炉火已生,只待朋友早点到来。

今天天气阴沉沉的,整个城市都在雾霾的笼罩下。透过窗户,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心中藏匿着的不愉快的心思也透过心中层层的雾霾冲了出来。

晴天雨天亦或是雪天,我都喜欢,唯独不喜欢这样的雾霾天。

晴天万里无云,风和日丽。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大大小小的粼粼光斑。站在高楼上,能看到很远很远,也跟着通透明朗起来。

雨天也是一种风景,淅淅沥沥的雨滴落在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层层涟漪。捧一杯香茗,听窗外滴答滴答的雨声,仿佛的节奏也跟着慢了下来,心灵归于平静。我一直向往江南烟雨,许嵩有首歌里唱到:

湖畔青石板上,一把油纸伞。

旅人停步折花,淋湿了绸缎。

满树玉瓣多傲然,江南烟雨却痴缠。

花飞雨追一如尘缘理还乱。

从小生活在北方的我,从没去过南方,希望将来有机会去领略一下江南古镇,平湖烟雨。

记得小时候的冬天经常下雪,雪下的那么大、那么深,雪花飞舞的样子很美。过年的时候,我跟着父亲去赶集,集市上比肩接踵,脚下的雪踩上去有咯吱咯吱的声音。

而近年来的冬天很少下雪了,即使下雪也下的不大,或者下完很快就化了。千里冰封,银装素裹的场景很难见到了,渐渐尘封在了记忆里。

关于雪的诗句,我最喜欢的诗人白居易写过一首,问刘十九: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我家新酿的米酒还未过滤,酒面上泛起一层绿泡,香气扑鼻。用红泥烧制成的烫酒用的小火炉也已准备好了。

天色阴沉,看样子晚上即将要下雪,能否到来与我共饮一杯?

寒冬腊月,暮色苍茫,风雪大作,家酒新熟、炉火已生,只待朋友早点到来。

可以想象,刘十九在看了白居易的诗后,定然是立刻欣然而来,两人痛快畅饮,也许此时屋外正下着鹅毛大雪,但屋内却是温暖、明亮,是多么温馨惬意,令人身心俱醉。整首诗语言简练含蓄,却令人余味无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