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风景

光阴荏冉,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在店头已淡淡地度过了好几个秋。此时回首,逝去的日子都像那风中飘零的黄叶,早已零落成泥碾作尘,一一的都到了无可寻觅之处。我追忆,我留恋,我想留住光阴的脚步,然而它不停留,依旧蹉跎而过,无情地又把当下变成了过去,了无痕迹。

于是,我不得不回过身来仔细打量,打量秋天,打量这一刻的似水流年。既然抓不着留不住,那就把握当前,把握你所能把握的。天长地久已无法奢求,那就寄情于曾经拥有。至少此时此地,此心此身,你曾真实地感受,真实地拥有。

一切都难逃随时光流逝的命运,但那片风景曾真实地打动我心。虽然流逝但也长存,刹那即永恒。那一刻的美,已在我心灵的镜框里定格为永恒的风景。

三年前的七月,我来到了店头,进了铁筹。从此日子便像那潺潺的溪流,一路涓涓地流淌,也曾有过叮当的回响,也曾有过微波的荡漾,但始终没有在心里激起过那倾城的浪花。中总有一种淡淡的落寞,萦绕于时光的每一个角落。

此时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激情四射之时,内心向往的是那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壮观、豪迈与激昂。而身处的小溪没有拍岸的惊涛也没有卷起的白雪,有的只是独处时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缠绕,形影相吊。

那年秋天的一个午后,我怀着一种淡淡的哀愁在百赖中爬上了铁筹西面的那座仰望已久的山。山虽不高,没有挺拔雄伟的身姿,没有俊俏秀丽的风景,没高山仰止的壮观,但矗立其下之时内心却有了一种莫名的激动。

沿着那婉延的小道,一路攀援而上,曾经站立的岩石、树木一一的都成了身后的风景。脚下散落着一片片金黄的黄叶,像一个个凋零的欲望,清幽绝伦,凄美动人。偶尔会有几枝已干枯的荆棘挂住了我的衣服,还有几块突兀的岩石挡住了我的去路,但我没有停留,前进的道路上它们是不可或缺的妆点。没有不经奋斗就能获得的成功,也没有不经攀援就能爬上的高山。有时走着走着眼前已没有了路,丛林遮住了目光,黄叶迷住了眼帘,但定一定神,静一静心,辨明了山顶的方向,认准了那要到达的顶点,脚下便也有了路。只要山未穷水未尽,就一定可以柳暗花明。

渐渐地山顶近了,也豁朗了起来。回首看看身后,那些走过的地方,那些历经的艰难险阻都成了风中那动人的风景。秋风吹过,丛林荡漾,黄叶飘旋,参差而舞,美不胜收。先前那种淡淡的哀愁也被秋风吹尽,顿觉神清气爽。

打点起精神,一口气爬到了山顶。立在风中,举目四顾清幽无限,心旷神怡。秋阳斜照,一片片的金黄汇成一片片金色的海洋,在我眼前波涛起伏,汹涌澎湃。群山都在脚下,一览而小,那种会当凌绝顶的豪情一下子油然而生。远处的溪流、城镇都被秋阳披上一层金光闪闪的霞彩,美不胜收。那一刻,那种秋阳斜照,落日余晖下的金色之美给我一种深深的震撼,一下子将我征服。

从此在心灵的镜框里那片风景,那一刻的美恒久长存,在这平淡如水的时光里时时我让我追忆,让我警醒。其实平淡的生活里也有不平淡的美,只我们往往甘于平淡,缺少一双发现的目光的与追寻的脚步。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那片风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