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本无尘,落雪听禅

行走尘世,总有太多的喧嚣让我们疲惫。指尖的光阴,在又一季的冬天里被雪染白。那些落花的叹息,那些秋叶的静美,穿过冬的寒,向时光深处追溯。记忆中,桃色的时光,缭绕着一场青梅往事。那人,那景,那笑,穿过经年草木的清香,如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了眉间。风雨兼程里路过的繁华,在秋归于寂静的时候,只剩下,一树清风,一窗暖阳,一份懂得,一声念安。

远方,远吗?随心,逐梦红尘。若懂得,不问万水千山间,是否还珍藏着一次初见的清喜。也不再问,烟雨江南中,你是否已经遇见那个走失千年的丁香姑娘。立于初冬的门扉,我只想问,那一年种下的红豆,是否已经结根千里,绵延到有我的地方?

转身,流年无恙,回眸间,已是沧海桑田。东风已无力,那一场走失的青春里,谁做了你最后的红颜,谁抚慰了你的孤单?初春,那一场纷繁的花事,是否还会珍藏着那一颗初心,痴情未改,静守契约。隔着万重山水,我的墨,是不是也曾经倾城过你所有的光阴?

庭院幽深,古梅枝头吐蕊。安于晨曦暮鼓,我妥帖了最深的那一份情,任凭所有的爱慕都成为枝头最美的妖娆。若等来一场雪,它们定会如期盛开。

别过的秋天,谁牵一匹瘦马,哒哒远去,任凭萱草一样的目光在忧伤里疯长。清水煮茶的日子,如水,如念,如禅,如我手中圆润的菩提。一城落寞,寡欢,不动声色。若牵着光阴的手,可以陪你一起走进一段充满阳光的光阴,我一定会陪你,如莲般安静的娉婷。

雁过无痕,冬霜打湿云朵。绿萝深处,谁又轻轻叩响了你的前世今生。点一炷香,诵一段经书,许一份虔诚。听弹欲断弦里,落满淡淡禅意的梵音。

一切执念,终究如一缕青烟,随了暗香经年。坐于初冬的光阴,安心等一场初雪,落满我文字的城。晶莹剔透的枝头,梅蕊点点,暗香轻拂。这一场尘缘,是否如你我一样,亦会于对视的瞬间,生出缕缕芬芳呢。

终究,我的诗行里留不住季节匆忙的韵脚。那一天,墨里青寂,水袖掸下的诗词,倾尽了更迭的花事。秋风无痕,留下一地斑澜,枝头的叶子依旧黄着,绿着,如一只只彩蝶,雀跃,轻舞。风过,总有一些错过的缘呼扇着翅膀,随叶,落成冢,更添一层凉。

叶无边,满地黄,落下的片片枫情,又有谁会轻轻拾起,一一细数。伫立回忆的长廊,轻轻回首,总有一些错落的景致绚烂了心绪,总有许多遗失的居无所依。那一段定格在光阴里的,如季节里翩落的花瓣,暗香满城。故事里的人,故事里的事,纵情轮回的风,一醉千年,一诺无期。

毕竟,曾经真的来过,只是一场旧梦凉了所有的阑珊。放眼山脉,草木已枯萎,埋藏在初冬的那一场雪里。若你不经意间路过,肯定会听见它们生长的声音。一朵雪花,栖于梅枝,长于心间。若将所有时光都镂空,会不会只剩下梅花的香气与雪花的晶莹。

心本无尘,落雪听禅。多想,在心中养一片雪花,不期待它有多妖娆多姿,不需要送来花香阵阵。只想让这一抹出尘的晶莹,剔透所有闲暇时生出的青苔。日子,安稳。窗外的萧瑟,因了这一片洁白而透出诗意的缠绵。眸底,小桥,雨巷,古亭,旧院,又在一袭纯白的光阴里路过春天。沏一杯新茶,红炉边端坐,我要等的那个人是否已在途中?

若晚来欲雪,可否放下脚步的匆匆,对饮一杯否?来过,就好。有些话,你无需回答。只要读懂,便已是千般心悦。深信,如果有一天我们错过了彼此,也会循着从前的印记,找到最初的那一抹温柔。

总想,可以并肩落雪的桥头,共看每一场轮回的烟火。踏着这一路洁白,可以寻到一树梅开。隔岸,谁又穿过那一片昨日的荷塘款款而来。水袖轻拂落下的诗句,醉了谁的心扉?

你不在的日子,光阴很薄。这个冬天,别来无恙。栖于文字的素笺小楷,嗅一抹梅香,看一片雪开,于梅香里读一段似水流年。沿途,将世间予我的淡暖清欢,一一逐枝怒放。若你恰巧经过,是否也会捡拾一枝你最喜欢的嫣红,别在衣襟?若错过,请不要说遗憾。世间风情万种,总有一些缘,会惊艳了你的眸光,潋滟了陌上的风景。

才知,一路途径的芬芳,总会消融所有的冰霜。拈一朵梅香,融于心中的雪花,这个冬天,有梅香,有雪花,便是最美的风景。

风风雨雨中留下的印记,还在生命深处酣睡。晕开的水色,有着绵延的清绝。心底,那一枚雪花,空灵,兀自生长,丰盈着一些无法圆满的留白。终究,有些无意疏落的情谊渐渐飘零天涯,有些不说珍惜的朋友依然静默相伴。感激的暖,总会在此刻漾满心间。 笔走天涯,这一份素素的懂,便是我倾尽一生追寻的篇章。

红尘深处,那些朴素而珍重的感情,无需表白,只能用心,以墨渲染。关于爱和遗忘,我倾情唱尽繁华,唱尽沧桑,用淡淡笔墨婉转成一朵晶莹的雪花。当春风浩荡,花开成片,我便将雪花葬于花下,只为了让那一片纯白绵延,涤尽世间所有尘埃。

暮然回首,时光真的如梭啊!前尘往事如窗外的那一缕烟岚,定格成一种无法言说的眷恋与惆怅。回忆的暖里,却始终珍藏着一些无需刻意诉说的曾经。素弦轻弹,盈经年的暗香满袖,任凭所有的静好渐渐染了沧桑,心中依然有一片雪的洁白,剔透。

,或许就是如此罢。匆匆相聚,匆匆分离。终究,时光抵不住流年的斑驳,那些爱与哀愁,都会成为夜空里飘散的烟花,不留一丝痕迹。光阴无言,让每一颗行走的心都怀慈悲。

纵使,一路的寒冷,冰冻了所有风景,喑哑了所有呼唤。我依旧会用我傲然的孤单,在心中养一朵雪花,盈一脉雪色,剔透红尘所有纷繁。记住每一程云水里或聚或散的缘,任凭身边的风景染了一片羽化的纯白。

若,有一天。邂逅的最初,渐渐被经年的落花走成温婉的词章。那么我便将所有的文字用梅香熏染,让雪花生出诗意的清幽。于寻常的日子,守着一城寻常的烟火,淡看潮涨潮落,月缺月盈。婉约一怀心事,没有忧伤,只用浅浅的一脉温婉心音,润一枚清欢。不再为相遇而欣喜,不再为离别而黯然,不再有太多的执意。只想,微笑着,将花落无言写意成一笺静水流深的清韵,将雪落梅枝浅舞成一份清绝出尘的水墨,轮回在每一个朴素的春夏秋冬。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心本无尘,落雪听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