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花

每年的三月,清冷依然像余震一样不时释放着淫威,给春蒙上了阵阵寒意。就在这满目凄色里,迎春花却伸着长长的枝条,悄悄绽开嫩黄的笑口,把期盼的春天带进了我的视线,甜进了我的空间。

迎春花,有着万花独一的坚强,更有春花诱人的灵秀。每年的春天,它总是迎着风寒笑开来,洒满希望隐身去,留给了春深美的印记。翻开迎春花的,赞美它的文句比比皆是,从这些铅字的赞誉里,见证了迎春花的内在美、外在靓。

我看重迎春花的可爱。它从不争宠比美,而是开在寒意未却的初春,嫩黄的小喇叭花一簇簇、一簇簇相依相伴,椭圆形的花瓣橙黄透亮,美而不娇、娇而不艳,当头做一个报春的使者,把生命精华淡然的赋予给春;我喜欢迎春花的可春。姣小的迎春花不迷恋富贵荣华的地儿,一丛丛迎着风寒开满山峰、山岗、山野,笑美了大地,染绿了河溪,一朵朵挂满枝条的小黄花在微风的吹拂下,吹奏着的迎春曲,把新美的花儿高高的捧送春;我羡慕迎春花的可人。金黄的迎春花透着一身的灵性,在人们腻烦了大自然枯冷的时候,它悄然开遍了山间、站满了地堰,把新的生机和活力奉献给春 。

在我的记忆里,迎春花是花。小时候,因为日子清苦,冬天冷日子格外长,我总缠着大人念问春天咋不快点来?母亲总是说:“小,快了。山上迎春花开了,春天就来了。”听了母亲这句话,冷天熬絮了,便和邻居的小伙伴去山上看迎春花枝,嘴里还不住的絮叨母亲教会的几句花谣:“迎春花儿,快快开来;赶跑冷儿,暖春快来。”终于有一天,山坡上的迎春花迎着风开出了淡淡的黄花,我的身上顿感暖意融融。从儿时到现在,从依附父母生活到独立在矿山工作、成家立业,迎春花作为一种生活向往和幸福期冀,始终刻印在我的心脑之中。

美丽、坚强、高尚的迎春花,一如的镜子,着我不求闻达,在矿山的岗位上默默工作,不懈追求新的卓越,永远奏响春天的旋律。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迎春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