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

(晚霞)

悬挂在古城大漠边缘久久不肯落下,等待大地,凸显着诗人描写的玫瑰色的童话,悠然自得的穿越古城黄昏落幕,幻视幻影,颂歌者伴随着诗人的映画。

我们总在想,这绿州半岛能有什么,能让诗人们,引出怜依不舍的色彩,丰富了收获秋熟的人家。

他就是秋色补了花海,风扫过古城驼铃梦坡的沙景,只有来到时,彰显古城的应有风华。

玛河的水岸,穿越古道溯源。可以忽略他断流的河湾,不需回头望上他一眼。但是落霞确实让人们流连忘返,回看那落地瞬间的红颜,橙色渲染了古城里故乡的心愿。

我们,每个人脚下踩着亘古荒原的大地,深厚苍茫,心里丈量着大地的距离。那就是晚霞落幕的给与或是相处的故乡的环域。

(人工湖)

镶嵌在边境古城的心口。时常激动或平流,天地与苍穹。无论长与短,可视的距离,呈显在大地的绿源里。

绿色的近景与远景在湖岸边交晖,大写在长河流淌的岁月里。

静静的河湾常常随着季节的变换,常把绿源的眉头,拧出一段段向往的旅程。岸前,岸后留有恋人追寻曾经美好的青春。

所有的萦绕在我们身旁,故乡的游子从此不再孤独,就向岸边的小草,一年四季都在顽强地生长。

诚然,一切生命的延续都是鲜活的,回忆也是温暖的。风吹过一年四季,坚守着输送绿色的誓言,把两岸的绿源渲染的肥厚又丰满而茁壮。

(望塔)

望塔,坐落在西古城镇驼铃梦坡。

镶嵌在沙海之中,周围有梦坡的湖,有沙坡海,千年寻觅游古道。

唯独见高高的望塔屹立在沙海之巅,他日日夜夜守着边城的绿岛。

驼铃梦坡,那是一种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很有灵性。

大漠边的绿洲,曾今装满拓荒者的情怀,印满岁月的足印。

深沉的记忆里留下前辈人创业的史篇,塔的高度提升了后人进取的方位,始于足下的奋进的旅程。

(古城飘着雪)

北疆北部的西古城,袭扰的寒流,鹅毛般的飞雪,落满古城的冬影。

依稀可见初冬的街,披上银色的世界。

远望,银装的街道,处处呈现冬日的身影。风与雪的交融,向村连延伸,像是一对对初始恋人,相互依存,相互依恋。

路总有岔开的时候,情人的分别在风雪中,可能在分别时是痛苦的,短暂的分别,意味着长久地相守。

古城的雪原有讲不完冬原的,在这里几十年从春到冬的一年四季无从读透,只是把意愿吐出,给与内心的告白于安抚。

雪融合给了风,停歇处,悟到洁白的远方永远的故事。

雪的声音,相聚了在古城的神韵,是对那些真心倾听的。

有,有向往,有追求。这也是对古城追求的初衷。

再回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