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染流年,岁月静好

月匆匆流逝,不经意间,从秋走到了冬。

萧杀的冬,草木凋零,百花枯萎,候鸟南迁,万物都经受着一场温度和韧度的考验,而人何尝不是这样?

我们在人海里漂泊,俗世里浮沉,太多沧桑磨难如冷风扑面,如雪压枝头;

太多情深缘浅,如花朵枯萎,如秋叶飘零;

太多离人离散,如春去无踪,如秋离成殇,如冬藏万物。

跨也跨不过的磨难,斗也斗不赢的命运,留也留不住的过往,寻也寻不回的曾经,念也念不回的故人,等也等不回的深情,常常让我们如坠深渊,如临寒冬。

一个人在世态炎凉里过活,在人心叵测里打拼,在缘来缘去中聚散,一颗心常会随着浮世漂泊,随着人情冷暖。

总在最冷的冬,盼望着有人为我们撑伞挡雪,有人为我们添衣做饭,有人为我们温酒御寒。

然而,有所望,就有所失望,有所盼,就有所遗憾,有所追,就有所迷茫。

世间百态,不可尽知,人间万象,难以穷尽,的迷局,总是让人难以预测。

冬总以自己的萧杀和无情,给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独与,冬总以自己的凌冽和决绝,给人“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的憔悴和哀伤。

然而,冬是一场季节的洗礼,更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盛会。

冬是一场心灵的考验,更是一场灵魂的历练,冬是一座万物历劫的道场,更是一方脱胎换骨的成长天地。

总在最冷的冬天,让我们到“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的奇观,总在最冷的冬天,让我们体会到“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温暖与美好。

走过了漫长的冬,就会逢着明媚的春,熬过长长的夜,就能等到崭新的黎明。

一代心学大师王阳明曾说:“以心为擎,万象可抵”。

心是万法根源,是万象缘起,心和万物息息相关。

心若明净,则万象清静,心若幻灭,则万象坍塌,心若智慧,则万事顺遂。

以心为擎,万物可期,以心为擎,万象可抵。

以心为擎,没有一个冬天不可以逾越,以心为擎,没有一个春天不可以抵达。

以心为擎,百川到海,万众归一,人心所向,众望所归,没有到不了的远方,没有触摸不了的星辰。

走过春的明媚,走过夏的葱茏,走过秋的丰硕,再走到冬的萧瑟,不必嗟叹,不必伤怀,更不必郁郁寡欢,迷茫不前。

走在生命的冬天,用心点燃每一束生命的火焰,用爱温暖每一个途径的生命,用情写就每一天生命的篇章。

生命就会在山寒水冷处,呈现不一样的温暖和靓丽,岁月就会在雪虐风饕时,绽放出傲雪的红梅,香染流年,岁月静好。

走在生命的冬天,期盼别人,不如期盼自己,依赖别人,不如依靠自己。

当以心为擎,孜孜不倦在书本中求索,踏踏实实在工作中奉献,心心念念在诗意中追寻,就能修得一颗清净心,智慧心,菩提心。

当以心为擎,自律,自信做人,自强打拼,自己就可以成为生命的主宰,成为命运的主人,就可以让自己,成为自己最永恒的依靠,成为自己最长情的陪伴。

当以心为擎,充分了解自己,认识自己的本心,以本心做事,以本心指路,拥抱善良和良知,选择奉献和大爱,摒弃丑恶和私欲,让心返璞归真,则万象可抵。

心灵的力量,会为梦想插上腾飞的翅膀,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去想去的远方,去见想见的人,去看想看的风景,人生不留遗憾,不留悲伤。

相由心生,命由己造,心力所至,无所不能。

以心为擎,万象可抵!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香染流年,岁月静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