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说声谢谢你

前些日子从电视里看到潘长江在一次演出中唱着这样一首歌《两个对我恩重如山的女人》,其间还邀请了两位年轻的姑娘来配合饰演他歌里的人物—一个母亲一个妻子,虽然看上去滑稽了点,但是我们分明能从歌里倾听出一个男人的心声来。是啊,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也无外乎这两个人。

母亲给了我们生命,教育我们茁壮的成长,拥有一个健壮的体魄,这个恩德恐怕比天都要大的多,自不必说。妻子则为我们组建了一个的家庭,让我们享受这人间最温馨的时刻,他给我们料理烦琐的家事,我们才得以有足够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作为煤矿工人的我们,一生拥有这样两个人想必也将是无比欣慰的事了。

今天想说说我们的妻子,当你狼吞虎咽的吃着她早起为你准备好的可口的点心时,她已然在为你收拾外出的行囊了,每个衣角细心的折叠着对你的拳拳爱意,每一件衣服上还留有她手心的温度。但这些你却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更甚至是当作理所应当之状而不予理睬,这样的场景却还在日复一日的上演着。望着你渐行渐远的身影,她鼻子里好似灌满了又酸又涩的药水一样,直呛得眼眶通红。可这些你也很少顾得上回头看上一眼,而匆匆去赶那趟末班车了。

当三五朋友相聚打牌正值兴头之上,忽然接到她百里之外来的电话时,你便会不论青红皂白,劈头盖面地把她臭骂上一顿,虽然她在那头也随声附和地和你唠叨上两句,但你永远也无法看到那一刻她眼角偷偷滑落的那颗泪珠。她还会借用人家通常选举时候才使用的“正”字来在墙上计算你归来的日期。这就是煤矿工人的妻子,朴实无华,谨小慎微的动作,给你整整领角或是拍掉你身上的灰尘却都饱含着对你的款款深情。

煤矿工人在所有的行业工人范畴内其工作的危险系数是最高的,除了要经受身体上的疲劳之外还要承受来自心理上的沉重负担,往往使得他们身心疲惫,苦不堪言。而妻子的存在恰恰就是一只镇静剂,她可为你解决很多后顾之忧,处理起家事来条理清楚,识大体,懂大理。她懂得你为了养活这个家而不得不远赴他乡的无奈,更能体会你在异乡孤寂的落寞,因此她更知道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陪老婆买过衣服的人或许都知道,特别是他们在买衣服的时候,她们从来不干干脆脆的说要买什么衣服,准备出多少钱,她总是要东挑西拣,翻天覆地,同时嘴里还念念有词,不是嫌这个料子太薄就是说那个花样老土了,或是不禁洗、不禁晒,晒了会缩水怎么怎么样,云云,批评的人家衣服是一文不值,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她只是嫌它的价码太贵了而已。如果价钱便宜了,其他的毛病恐怕都不成之为问题了。是啊,勤俭持家,历来都是我们国人的美德,而矿嫂们却将此演绎地淋漓尽致而又恰倒好处。

朋友曾在我身边发牢骚,说现在的这个老婆并不是他理想中的对象,一直感到很不甘心,我对此说很是恼火。在我的心里,老婆每天操持家务,赡养老人,抚养孩童,替我们解决些家族中或亲朋间的人情世事,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指责她的过错?在我而言,我认为自己一辈子能娶上个媳妇就算作最大的幸事了,朋友还要追问我是不是又什么难言之隐?哪有什么之隐,只是在这个年纪似乎就应该有这样的顿悟吧。

煤矿工人对安全的渴望是任何一个其他职业工人所不能比及的,而安全工作需要有各个方面的精心呵护才能真正的使之步入正轨,来自家庭的温暖,爱人的浓浓爱意,可爱的顽童的绕膝搅扰,足以使你忘掉烦恼,精力充沛的投入安全生产工作中。也许,若干年后我们回忆起这段时光的时还能依稀记得妻子那劳作的身影,而此刻我多想说声:谢谢你!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多想说声谢谢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