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的怀想

一场冷雨,一夜寒风,冬就来了。来得那么从容,那么坦然,它顺势把秋关在了门外,是它隆重登场的时候了。

它以风作笔,轻轻一挥,大地便穿上了冬的衣裳,着上灰白苍凉的底色。

而后,把秋残留的红黄油彩任意地泼洒在山野林间,让它们像一只梅花鹿在其中跳跃,拨响冬的琴弦。

再来一场雪,把大地染白,冬就在自己制造的梦幻里缠绵悱恻了。

偶尔睁开眼,红梅在雪中遗世独立的清姿,却又显娇俏的容颜,就暖暖地笑了,它一笑,太阳便探出头,溜溜地在雪地上打个滚,雪便嬉笑着跑开。

跑的是雪孩子,若天地一笼统,即使太阳在雪地上打个滚、再跺个脚,雪也不会很快跑掉的。

她会在山坳里,悬崖边,树底下,柴垛里,屋檐脊瓦上,落下踪影,她还没留恋够这世间的美景呢。

我常想,雪一定是冬的女儿。

有时,她轻轻地来;有时,她大张旗鼓地来。她一来,冬的便浓厚地化解不开。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天上人间,便洋溢着懒懒的惬意与的欢笑了。

喜欢冬天,因为雪,因为这是四季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像人,不能缺胳膊缺腿,一样的道理。

冬日清晨,在河边行走,有别样的冬的景致。

水面一片朦朦胧胧,水瘦残荷,有白鹭立于残枝上,它被我的脚步惊动。

倏地飞起,用脚尖在水面上表演一番“凌波微步”,悠然落在另一个荷塘枯黄的残叶上,望我?望水面?望远方?不得而知。

一棵五倍子,叶呈金黄,在河堤的枯草丛中站立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它不炫耀,却光彩夺目。它叶片的脉络历历可数,那岁月的脉络呢?是否如它清晰可见?

一棵银杏树叶已飘落大半,那树上留下的,还倔强地与寒风搏斗。

又或许,它在等候一场更大的风,再与这树作最后的告别,而后,安然地去与泥土相偎作伴,了却红尘的情意。

远处的山峦,亦是朦朦胧胧,红黄青黛,似一幅色彩浓厚又巨大的油画。

此刻,我在想像着有一场雪,飘飘然从天空降临,又似从亘古的时代来临,给世间万物披上雪白的裙纱,那样的景致,是何等温柔,何等仙境?

雪没有如我想像如期而至,站在河边,我品尝着冬的味道,咀嚼着岁月的清凉。

冬的到来,是四季自然的更替,我们呢?

从少年到青年、中年,再到暮年,历经的悲欢,收获甘甜与苦涩,皆是自然的变数,无需,也无需欢喜,该来的都会来,该走的也都会离开。

正如,春的温情,夏的热烈,秋的婉约,冬自有它的薄凉。

守候一季花开,是为了守一城浪漫,守候冬的到来,是拥抱它的情长,等待春的温暖。

那么,就让我站在光阴的渡口,迎接春的来临吧。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冬的怀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