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金陵

题记:应是挥手击水三千里,落子吓退八万兵;也应是纵酒放歌八方客,闲看云淡与风轻。

金陵一别,已然两年有余。有失落,有迷茫,有无助,有彷徨。但心之所向,便一路向往,莫俱离殇。别了我窗前的香樟树,别了我梦里的你模样。可能你也没有准备好,可能我也没有准备好,但命运就是如此奇妙,不会给你我时间思考。我想也许这就是最好的再见,这就是最好的离骚。

我愧对了你对我的思恋,也愧对了你对我的深邈。但时间无法回流,既然别离,我想我要做的更好。不仅仅是对你的亏欠,也是对中山陵和紫金山的答卷。还记得初次相遇,我还是个懵懂少年。举手投足间,多的只有羞涩,只有慌张。而你却始终温柔以待,不曾冰霜。

这可能也是我后来对你的倾心和爱慕。我不曾与别人吐露,我一直喜欢你的宁静,喜欢你的安详。我忘不了总统府前盛开的樱花;忘不了秦淮河畔停留的船舶;忘不了中山陵下扑鼻的花香;忘不了紫金山顶迷人的灯火。我想这也是无数人无法忘怀你的原因。九秋之夕为欢未央。

一场秋雨后,微风话晨霜。一路行人瑟瑟,一路行人匆忙。亦是亥月杭城,略显慌张。我褪去了来时萧瑟,涂上了而立花墙。执大鹏之翼,绘一隅凄凉。少顷,少感。人生应是挥手击水三千里,落子吓退八万兵;也应是纵酒放歌八方客,闲看云淡与风轻。待到来年与你相见日,你也安好我也安好。美哉足矣!

忆金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