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手重牵

正如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聚散离合,我们常常泰然处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是我们尊永恒的法则。

与磊的认识是在高中,与磊的相知是在大学,为这段有情,我曾经珍惜了许多,却还是在离校之后,不知不觉地将他遗忘在工作的闲暇中。

浮躁的心沉淀了太多的记忆,当偶尔轻轻地打开,也能翻出许多回忆的事。磊在师大竟辗转将电话打到我的,说不上是惊喜还是激动了。他的声音没有变,却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一年前,在学校我们还只是调侃,而这次却更多了几句的谈论。哲学使人睿智,半年哲学研究让我看他有几分迷蒙。

这个曾经视上网如生命、挂科数门的好友浪子回头,半年努力考上师大研究生,让他几乎成为一个系的传奇,也让我们这伙人颇多的惊异。相知相识,磊曾在上网的不能自拔中向我作深刻地反思,我也曾对他做过耐心的说教,因为我相信他。没想到磊真用出奇的智慧与不懈的努力,向大家证实他坚强的决心。

那个离校的季节,当我们在酒与牌的疯狂中发泄毕业的快意和时,磊收到了师大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告慰享誉县城教育界的爷爷亡灵(他曾经讲给我自己念爷爷悼文时的不能自已)……同时,我也处在去工作的准备中。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方向。磊的“孤僻”让我在忙乱中将他遗忘。然而,心照不宣的让我认定他是我真挚的朋友。

日子像流水,冲刷旧日的痕迹。在这个脑海中填满了眼前事务的时候,磊带着师大的关切送来迟到的问候,我在凛冽的风中接过电话忘记了寒冷和手困。

磊将友情沉淀在心底变成迟到的祝福,让“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洗去了点点滴滴的陌生。其实,我们还是真挚的朋友。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陌手重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