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阳光

冬日阳光透过并不明亮的玻璃窗,照射在办公桌的玻璃板上,显得十分柔和,不象夏日骄阳的光线那么强烈和刺眼。相比之下,还是冬日的阳光让人感觉舒适一些。

冬与夏有着明显的差异,温度之差、雨雪之差、色彩之差等等,如果在冬夏之间选择你的喜爱,相信许多人会对夏有着许多偏爱。然而,我对冬季却有着一份无限的好感。冬日的风、冬日的雪,甚至冬日的严寒,犹其是对冬日的阳光更是喜爱有加。

虽说夏日的温度、夏日的环境都是来自于阳光的温暖,但人们往往在享受季节环境的时候,并不感恩于高高悬挂在天上的太阳,反而在高温难耐、大汗淋漓时总是埋怨夏日骄阳的无情而百般的指责,在忘情的享受绿的情趣、花的芳香乃至溪水的意境的时候,抱怨太阳这个大火球的无情甚至诅咒其恶毒。

相对夏日来说,冬季往往显现的单调和很多,冬季里缺少夏季绿色的和谐,更缺少红花绿树的点缀和淙淙流水的情趣,以及在视野中变换的五颜六色的服饰。然而,冬日阳光的美却在于它的内涵。不要以为世间的美只限于在公园散步,视野中的浪漫只存在于花丛绿荫的长凳上。美在于它的珍贵,在于它的给予,在于它的适度,在于它给你的那种感受。

冬季的日照虽然比夏日短一些,但窗台上的花叶却是格外的绿,在冬日里倍显其生机盎然,给人一种生命的力量和勃勃向上的进取意识。童年时候,家庭中很少有名贵花卉,有的不过是月季花、海棠花、仙人掌之类的几种很普通的盆花,而只就有这些品种单一盆花的家庭也是为数不多。然而,即使没有盆花也抹杀不了人们对绿色的心仪和向往,许多人家会做个木盒子或用破损的铁盆栽种上大葱或大蒜,让干枯的大葱长出绿叶,让干瘪的大蒜长出淡淡的蒜苗。冬日的光照虽然很短,但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却让室内有了许多温暖。大葱的叶子和大蒜的嫩苗会伸着长长的脖子贪婪的吸食着阳光的温暖,如果没有玻璃窗的阻挡,它们也许会把头伸到窗外。

早些年在工厂工作时,高大的厂房在冬季里则显得更加空旷,虽然两侧摆放了许多暖气片,但散发出的些许热量对于偌大的一个厂房来说,犹如冬天里的一把火,根本就改变不了厂房的温度。闲暇时候,人们都靠在暖气上天南海北的神侃。而一旦错过了送气时间,人们就会聚在车间外的阳光下去摄取太阳的照耀,尽管遥远的冬日阳光那点有限的温度解决不了人们的寒冷,但阳光下的人们还是满足于那丝微弱的暖流。

坐在温暖的办公室里,柔和的阳光斜射在脸上,就像慈母那双温暖的手,虽然是轻轻的荡漾在脸上,但却着实的舒畅在心里。尽管暖气的温度不是很高,但与早些年工作的那个大厂房相比,简直就是置身于天堂了。窗台上的虎皮蓝生长的郁郁葱葱,贪婪的接受着冬日阳光的沐浴;办公桌上的那盆文竹似乎更加喜爱这样若即若离的光照,更加适应这样温度适宜的环境,新钻出来的一根长枝竟然高过原有的那丛枝叶许多,就像奋力伸出的一只手,去抚摸冬日的光线。

冬日的阳光虽然抵御不了严冬的寒冷,但冬日的阳光却不再让我们烦躁,不再让我们顶着遮阳伞还要寻找绿荫之处去纳凉;冬日的阳光虽然制造不了许多温暖,但冬日的阳光却能让我们平静的看世界,让我们在没有烈日的干扰下去品味世界的冷暖,去享受大自然的冬雪和 温暖阳光的呵护。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冬日阳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