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稻田

独自坐在返家的客车上,车窗外的金黄与翠绿交衬着,犹如浩瀚的海洋在阳光下翻滚着绿色的波浪,这让我想起了故乡的稻田。

深秋的季节里,邻居晒在家门口前的大片稻谷,刚刚割过稻谷的稻田,闻着竟有一种香味,这香味似乎关乎着耕耘的收获,关乎着稻谷本身的香味,同时也关乎着故乡的气息!记忆中,我曾经也有过那样的亲身经历,不过,那是几年前了。

那时候我上小学,稻谷是用镰刀割的,割起来后,把稻谷弄在脚踩的机器旁,把稻谷放在机器上面,脚一踩,谷子就到了谷斗里了,当然,这是少数,大多数只接用谷斗打,即费力又费时,而且一天下来,腰酸背痛,全身无力。如今科技发达了,不用脚踩了,直接烧油,把割好的稻谷,放在机器上,机器运作,高效,迅速。农民伯伯得加快步伐,才能赶得上机器的节奏,只不过在这个偏远的山村,田地分布不均,地势崎岖不平,人们还不能用自动收割机,不能像平原地区那样几分钟就可以收割一亩田,他们连拿袋子收稻谷的都被机器囊括了。

还记得在前些年,爸爸妈妈在田里,人可多了,哥哥、姐姐、姑姑,这些人都在里面,那时候妈妈身体可硬朗了,我用镰刀割稻谷都没有他用普通的刀快,于是爸爸就让我和妈妈比赛,我和妈妈一个人割一条道,谁先到达终点谁就赢了!年少的我总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劲,哪怕知道结果也要跃跃一试的那种,结果我只割到了一半,妈妈就把我这条道上剩下的都割完了,不出所有人的意料,赢的是妈妈。那时候,还有我和姐姐一起赛跑,那时候打谷子的是哥哥和爸爸,他们一人站在一边,我和姐姐一人跑一边,这时候的我们赛跑,会你争我赶,甚至有时候抱两三捆稻草在一起,这时候,家长会夸我们聪明呢!

那些往事,那些回忆,至今仍历历在目啊!应该是我这一生中干农活的经历吧!再到后来,我很少去稻田里干活,而是去了县城里上学,在上学的时间里,一到国庆节,我仍然会回来帮爸爸收谷子,偶尔想起那些年前的记忆,那热闹的收谷子的场面,如今,就只剩下回忆,也只有回忆了。

如今,在故乡,看看那收割机的运转,听听那谷斗的声音,看吧,那已经收割完的稻草,有一些农民伯伯会捆起来,给牛补给冬天的食物,也有一些农民伯伯会选择燃烧那些稻草,那浓浓的燃烧稻草的味道也是够呛鼻的,使我不耐烦的埋怨几句,才肯离开田里。

割稻谷,收稻谷是农民伯伯最忙碌最辛苦的季节,同时也是最的季节。

不知不觉中,我已来到了凉都里上学,便很少去田里干活了。在乡故乡,我仍然会回到家乡帮奶奶收谷子,偶尔想起那些年的记忆,那热闹的收谷子的场面。如今,就剩下回忆,也唯有回忆了。

每当到了金秋时节,我时常会举目环视田野,满目硕果累累,喜悦不由自主地涌上我的心头。这都是辛勤播种的结果啊,没有春天的辛勤工作,没有春天的汗水,就没有秋天的丰硕果实,我看着眼前充满诱惑力的稻谷,我笑了。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家乡的稻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