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降:草木知露重,折花染霜华

读者杂志:落雨挡了出行,未曾太多的景色,便只好将这些零碎的心思,凑成篇章,揉碎些秋意,细赏秋色时,珍藏些。

北国的天气越发的冷,雁字也应当写上几行了,日暮下听风,草木知露重,折花染霜华。

这长安的天气,秋意还未满,未尽,便冷到了初冬的温度。

临窗见梧桐落叶,只觉一岁一枯荣,光阴转眼间就到了暮秋。远山薄雾笼罩,越发的不清晰,悠然不见,不知秋菊开的可还好。

暮秋的天,到了十月底,水雾推散开来,冷冷的天气,寒意侵骨,冻的得人越发的懒散,堪堪生出的寥寥暖意,只觉夜色更加绵长。

今年的整个秋天,凉雨不绝,雾气浓重染了整个秋,极少的可以窥见月色与星辰,暮色天光的晚霞,连带着灯火,也只在阑珊处,昏黄成一团。

暮秋已至,露将为霜,冬意渐近。只是不知还有需要等候多久的时日可见霜华,又有多久才可见落雪。的中,倒也生出了一些期盼。

近些日子总是不住地叹息,与往年相比,这只才十月底的天,总觉得北国似乎已经入了冬的冷,连银杏也比往年黄的早些。

落雨挡了出行,未曾欣赏太多的景色,便只好将这些零碎的心思,凑成篇章,揉碎些秋意,细赏秋色时,珍藏些。

霜降:草木知露重,折花染霜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