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里的月光

温柔的月光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让我无法再留恋梦境中漫无边际的游荡。

一轮满月,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饱含浓香,开在静静的夜空,使整个城市都沐浴在玫瑰色的月光里。皎洁的月亮像镜子一样挂在窗外的上空,吸引着我那睡眼不愿再闭上。起身坐在床上却感到头很沉,想起昨晚与朋友小酌多贪了些酒,爱人为我放在床头上的那杯醒酒的蜂蜜水早已没了温度。我抓过来一口气就喝见了底,感觉肚子痛快了许多,大脑也清醒了不少。

冬夜的明月像是看我的热闹,连同它身边的星星也眨着眼睛讥笑我:“瞧,地球上还有这样的傻子,静静的长夜不去做美梦,却站在窗前数星星。”是啊,对面楼房的窗户早已是漆黑一片,只有远处的路灯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守夜岗。冬夜是静静的夜,冬夜是漫长的夜,只有那夜空在群星璀璨和月光辉映下才显得明亮些,似乎透出天空的蓝色来。西斜的明月把楼房和楼前那排杨树的影子越拉越长,只有几堆积雪静静地睡在那里,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推开窗子,寂静的月夜充满了清新,一层薄薄的雪雾泻在干枯的树木和大地上,就像披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一阵清凉的夜风悠悠吹拂,送来温馨的清香;片片树叶摇来摆去,如醉酒一般,又像小雨的沙沙声,却没有一丝的鸟儿鸣。这时,大脑中又想起了我养在空中的那只鸟儿……

那是一只黑白相间、长的很美丽的小鸟儿。在无意间,我发现在众多只鸟儿中,唯有这只鸟儿时常离开鸟儿群,飞落到窗台上琢玻璃窗,把眼睛贴在玻璃上向里面窥望。出于好奇,我常常站在离窗台不远处观看这只小鸟儿。后来,我时常在窗台上撒一些米,让那只可爱的小鸟儿来觅食。经过一个夏天的接触,那只小鸟儿对我似乎有了一种依赖,每天都会飞过来吃窗台上的“嗟来之食”,而我也养成了一种喂养义务,它就像我养在大自然中的一只自由鸟儿,任其在广阔的天地中飞翔。

然而,在天空飘雪的日子,这只小鸟儿不知为什么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窗台上的米还放在那里,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白白的薄雪。也许,这只小鸟是只候鸟儿,寒冷的季节,它就迁移到南方去了,我这样安慰自己。总之,那只小鸟儿很让我,不知道明年它还能不能回来与我同乐。我时常站在窗前看树枝上“吱吱喳喳”的麻雀,想起那只不辞而别的美丽的小鸟儿,常常让我心里感觉酸楚楚的。

思绪放开,竟然没有了一丝睡意。倒上一杯水,拉过一把靠椅,索性坐在窗前看明月。月亮像一面明亮的镜子,又像一颗巨大的珍珠,镶嵌在天上,却是无声无息地把它的光辉洒落在窗前,洒落在窗外的楼房和大地上。望着柔和美丽的月色,思绪又追寻到了小时候蹲在黄瓜地里听闻月亮私语的往事了。那时候,每年的仲秋夜,当圆圆的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们这些吃过饭的孩子都会钻到黄瓜地里听月亮里面吴刚和嫦娥的悄悄话。

听老人们说,每年的仲秋夜,吴刚和嫦娥都会在月亮里的桂花树下团圆相聚,倾述离别思念之情。尽管我们不可能听到月亮上面有什么声音,但依然不断安慰自己听到了那些情话。至于听到了什么,全凭自己胡编乱造。每当想起这些趣事,都会忍部住然笑出声来,童年的历历在目。

月光如水,冲开记忆的闸门,让我记起在月光下讲的情景,记起在月光下玩抓特务的游戏。那时候家里还都没有电视,而且还经常停电,明月也就成了夜晚的太阳。母亲和邻居们坐在院子里纳鞋底,姐妹们在院子里打口袋,这一幕幕情景如同昨日的光阴,在我的脑海中刻下了深深的记忆。

在月色中,搜寻着美好的故事,而美丽的记忆却永远留给明静的月夜。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冬夜里的月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