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韵无声,秋魂入心

秋来,醉过春的柔情,惹疼夏的繁华,丰盈这一程的沉淀,预约冬的安详。萧索中透着收获的喜,收获中升华着求索的美!没有哀怨的眸,满眼尽捕历练春夏后的所得。心之秋,岂是一个“愁”字可解?——题记

喜秋,心里有处柔软之地是给秋的。许是此季节出生的人,对秋,骨子里就爱之极。秋哦,知我心醉你几回?总觉得你步子匆匆,没来得及收藏你的柔情,你就急急地谢幕,任漫天的白流苏换下了你满身的金黄……

若将季节比拟为音乐,春,似吉他曲般的清丽明快;夏,如萨克斯般的浪漫洋溢;冬,像大提琴般的厚重安详……而秋,我更赋予它钢琴曲般的悠扬飘逸。随性,自然,飘荡在季节的这一站!

若将季节巧喻为花朵,春,清新淡雅之兰花;夏,火红醉人之玫瑰;冬,优雅安恬之君子兰……而秋,恰是一株亭亭静立的丁香,含蓄中透着纯,婉约中夹杂静。不傲不扬,本色的释香,于心。

若问我,秋的魅力是什么?我源自内心理智地回答:一份静美和飘逸。红已瘦,绿已皱,坐在季节一端细品秋的韵味,没有惹疼的心悸,没有心之秋的愁煞;唯有渐瘦的沧桑,唯有沉淀的心动。

翘首望,天蓝蓝,洗濯后的净,温润的静;云悠悠,纱般的轻薄,自在洒脱。没有任何芜杂和躁动,有的是一份静谧。空灵、随性,蓝白相间,分明格外。一种源自本性的淡泊超然,是秋赋予人类的启示。

纵有雨来,人云“一场秋雨一场凉”,然,这雨,不急不凶,缓缓地,悄无声息的落下,不惊扰他人的梦。秋风来,一抹凉意,没有惹火般夏风的肆虐,似娴静女子耳边垂下的一缕青丝,静静地跳动着唯己才懂的舞蹈。不求他人,做自己原生态的美。

一滴雨也好,一丝风也罢,不张扬,静静地,随性的在秋的世界里闯荡,满足的是来过的快慰收获,遗憾的是转瞬间主角的更换。也许,这更加醉了人们的眼。

秋是文人墨客的驿站,秋是小女子多情的底色。春的慵懒、夏的激情、冬的虚幻,春花秋月梨花白,在诗词歌赋中彰显极致,那是吟咏的对象。而秋,似乎太多的人摒弃了它的简明、厚实和宽容,却将“愁”赋予了它的魂。

“清梦初回秋夜阑,床前耿耿一灯残”,这是秋梦;“故人万里无消息,便拟江头问断鸿”,这是秋思;“莫道身闲总无事,孤灯夜夜写清愁”,这是秋愁;“出门未免流年叹,又见湖边木叶飞”,这是秋怀……错!悲!谁言秋只剩下“愁”的外壳?谁言秋只有“悲”的魂?“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是的,欣赏刘禹锡的诗句!杨万里也说:“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李白也有诗云:“我言秋兴逸,谁言秋兴悲”。秋,不是“愁”的代词,却是一抹动人之魂摄入心的感动。

也许有人说,秋是疼的。成熟的、不成熟的一并残忍的收割,甚至于茬口处还在渗血。然,痛苦与欢乐是矛盾的统一体,每一次渗血是一份新收获的来临,置换的是秋的豪情。没有疼痛,哪有?没有生命的历练,哪有丰硕的果实?面对酸甜苦辣、面对料峭的春火热的夏、面对悲欢离合的情思与心灵的震撼,秋,没有懊悔和惊愕,没有软弱和逃避。只有勇敢安然的接受,因为它知道:走过了就是美,坚持了就是收获,最终,定会有安享的时刻!苦难沧桑,是的必经。

无论是季节的秋,还是人生之秋,走过了幼稚懵懂,经历了年少轻狂,有了阅历和沧桑,才有成熟和收获!生命之秋,早已看不见那毛毛躁躁,替换的是安稳;早已听不见聒噪不满,替换的是平和实干。一个人,唯有在生命的四季历练和思忖,才会有对生命最真实的,然后,带着沉甸甸的收获,向着新的目标迈进!

你看,那飘飞的落叶,似疲倦的蝴蝶,但曾经舞动过美丽;你看,那簌簌的落英,若收敛的笑容,但曾经绽放过妖娆。秋来,醉过春的柔情,惹疼夏的繁华,丰盈这一程的沉淀,预约冬的安详。萧索中透着收获的喜,收获中升华着求索的美!没有哀怨的眸,满眼尽捕历练春夏后的所得。心之秋,岂是一个“愁”字可解!

片片落叶翅已合,秋韵无声;瓣瓣落英红已逝,秋韵无声……舞动生命的奇迹,秋魂入心;绽放生命的乐观,秋魂入心……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秋韵无声,秋魂入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