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在冬天的玉兰花

寒意渐浓了。一树一树知名和不知名的落叶从密密匝匝的枝桠间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骤起的寒风顷刻间便席卷了这四季轮回的产物,每一个角落都定格着枯枝败叶清瘦的身影。

冬天是一把无情的剪刀。即便树枝上仍残留着那么一片两片瑟瑟发抖的叶儿吧,料峭的海风终归是要把它一扫而光的。岁月轮回的法则连人都无法抗拒呢,何况,一棵默默无闻的树。

然而此时,却有一个不屈的精灵,逆法则而萌、而动、而发。

这是一种通体透发着朗朗筋骨、浸淬了血与火的生命真谛与高洁伟岸精神的精灵,一个醒着的灵魂——开在冬天的玉兰花。

其实,早在今年凝冻肆虐期间,每次经过那一排排、一树树排列整齐的玉兰树群旁边时,玉兰花就已经幻化成一个精灵,牢牢地植根在我的灵魂深处而让我无法自拔了。灾难中的万物都显得那样弱不禁风,一片一片的树林被骄横跋扈的凌冻压垮了双肩,压折了腰身,唯有玉兰花在冒着风雪,热烈绚烂、从容不迫地开放着,甚至在令人窒息的寒冷里,一缕奇香馥郁诱人。那时,我的心智便忐忑不安地躁动着,想要提笔抒发一点什么,倾吐一点什么。

然而最终,因琐事的忙碌抑或是令人胆寒的凝冻灾害的终结,更或者是其他种种站不住脚跟的理由和借口使然,洁白的稿笺上,终究还是没有留下有关玉兰花只言片语的。

转眼又是一冬了。冷飕飕的寒风中,玉兰树默默地静立着。所有的树叶都落光了,然而在枝枝蔓蔓间,却有一颗颗指头般大小的花骨朵萌动着。紧裹着花骨朵的一层层胞衣被一股醒来的力量撕裂了,里面的花蕾一尘不染。这些可爱的小不点,今天看着它还丑小鸭一般静静地躺在被窝里睡觉呢,明天再去看时,它已经掀开被子,脱去外衣精神飒爽地舒展开来了,一朵一朵鲜灵水活的。凝眸细看,你似乎能洞察到它成长的力量,倾听到它成长的声音。

天气冷极了,然而这挺拔的玉树、伟岸的玉树,似乎因了这样一种冷,才显出它开放时的那样一种豁达大度、从容不迫和热烈奔放来。看吧,在这片玉树林的上空,已经有星星点点的兰花绽放了。白的高洁典雅,紫的庄严明丽,红的温润炫目。绵绵细雨中,暗灰色的天空被点染得生机盎然。而花蕾们也争先恐后地,可了劲儿睁开朦胧的睡眼,自红褐色的胞衣间,露出那么一片两片三四片鹅黄、蛋白、紫红色来,风一动,这些鹅黄、蛋白、紫红色便在赏花人的眼眸里一漾一漾的,似乎随时都会有一种精神气自花蕾间绽放出来。

玉兰花的花期很长。去年凝冻期间,正是玉兰花开得姹紫嫣红、闹热如潮的时候。厚厚的凌冻裹挟在玉兰树的枝干上、花蕾上、花瓣上,然而无论怎样地裹挟,如何地严酷,玉兰花总在我行我素地开放着、张扬着自己极强的生命力,甚至在凝冻结束后,玉兰花开放的声音更响亮了,气势更恢宏了,一树一树的春光明媚妖娆,生命的不屈不挠与坚毅果敢被诠释得生动。

佛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意思是说,菩提原本就没有树,明亮的镜子也不是台,本来就虚无一物,哪里会惹上什么尘埃。然而后人又据此引申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我同意后一种大彻大悟的观点,在世,什么样的艰难困苦都会遇到,比如玉兰花遭遇的凌冻灾害。而我们为何不抛却一切的借口、退却、懦弱、眼泪,全身心地去参悟“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这个深刻的呢?参透了这样一个洁洁如溪的哲理,我们也就明白玉兰花逆常理而动,精神抖擞地迎风怒放的道理了。

天气渐寒渐冷了。今年也许不会再有令人生畏的凝冻灾害,但或许还会有一场大雪或者是一阵狂风暴雨,那么就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昂首、挺胸、抬头,做一棵宠辱不惊、临危不惧、馨香怡人的开在冬天的玉兰花吧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开在冬天的玉兰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