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光阴,回首间,不堪细数

时光沿着秋,已是十月,已而暮秋,人间渐晚。

叶开始大片大片的黄,秋风一吹,便落了满怀。不知是风动了情,还是叶动了心。

流年光阴,回首间,不堪细数。满目萧然,又满目凄美。

寒露初生,西风骤冷,雨落阶前,长夜未央。

这一季时光,或是暖秋的温柔,你安好我无恙;或是清秋的随性慵懒,且安且过;或是多雨的缠绵幽怨,自古逢秋,多是心上愁。

不管如何,总有一些温柔,编织这个季节的温婉和浪漫,浮世清欢,从容有常。

也总有一些瞬间,是执着与愁绪的纠缠,得见晚秋,最忆故人,又起乡愁。

秋,向来是如此,是初秋雨凉,也是落日云霞,是晓风残月,也是晴空暖阳。

可惜秋日太短,初秋沾了盛夏的暖,暮秋沁了冬日的寒,勉强从绵绵不绝的雨里,腾出几日阳光,尝见些许清秋的滋味。

然而看尽了秋日美好景致,写过千字千句,骨子里的孤独,却是如何也去不了。

岁月不堪回首,故人不知何处,小窗盛雨,十月风霜,最是人间难留。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流年光阴,回首间,不堪细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