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动荷香溢醉人

盛夏时节,有朋友说想去看荷花,我说看荷花,那就不能不说微山湖,微山湖连天碧叶的“十万亩荷花荡”,素有“黄山归来不看岳,九寨沟归来不观水,微山湖归来不赏荷”之赞誉。

刚巧又看到了一个博客的一组相片,看得心清如荷叶,随风在摇曳,多少年没见到家乡万亩荷塘的景色了?那魂牵梦萦清冽芬芳的荷香啊,那让我在中轻唤小名的荷啊?因为在微山湖边,从小便对那美而不妖,艳而不娇的荷花情有独钟。我爱极了荷花,爱极了家乡的荷塘。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看到荷花,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小时候最喜和小伙伴们相约去采荷花、摘莲蓬。驾一叶扁舟泛于湖上,融身于湖色花香之中,“万顷荷花红照水,千丛荷叶碧连天”,置身于十万亩荷田,伙伴们在骄阳下头顶莲叶,手持荷花,嘴嚼莲子,光脚踩着软踏踏凉乎乎的泥,谈笑风生好不快活。

满湖的荷哟,绵绵延延与天际相接,蔚蓝的天空中挂着几朵白云似乎也想飘到湖里,摸摸绿盈欲滴的荷叶,亲亲含娇带羞的荷花,与那清清的湖水嬉戏,吸吮那朴鼻而来的荷香,再听到观荷人的欢声笑语,那个心里的美呀、乐呀,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曾经去过不少地方看荷,但感觉都不如家乡的荷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荷花怒放的季节,驻足湖畔,还没等看见荷花,就会闻到缕缕芬芳,沁人心脾,却不觉浓艳,那样的清香只属于生于水上的荷。放眼望去,湖面上花若红云,叶如碧波,香远清溢。难怪千百年来,有那么多的骚人墨客五体投地拜倒在那绿衣裙下,为直吟、为之咏、为之画。

从唐李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称颂,到宋周敦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赞美,到““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的意趣……渐渐地,那份爱莲的情愫便永收藏在心。

莲、芙蓉、芙蕖、菡萏……那让多少人留下脍炙人口诗句的荷啊——“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有蜻蜓立上头”“波漂菰米沉云黑,露冷莲房坠粉红”“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一阵风来碧浪翻,珍珠零落难收拾”“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

席慕容在《莲的心事》一诗中说:“我已亭亭,不忧,亦不惧。”喜欢荷那种祥和、宁静、高雅、空灵的美,喜欢荷那种含而不露的深邃,那份羞涩与深情,那份脱俗与优雅,那份“最是一那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的仪姿。

余光中三十多岁时,感觉自己化身为荷,“心有千瓣,每一首诗剥开一瓣。”愚钝庸俗的我,当然不敢有此奢念。只想迎着高远的蓝天,乘着清爽的微风,漫步于荷塘岸边,置身无边无际的荷田,沾一裙荷香,洗一身凡尘,领略那红荷翠叶的旖旎风光和浑然天成的朴拙野趣。只能轻轻地撷取荷香一瓣永藏我心。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莲动荷香溢醉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