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荷塘

老家的屋后是片荷塘,一直绵延到村子的两头,想来应该是祖辈人取土筑庄时留下的吧,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这荷塘边度过的。这荷塘和村头的大杨树、村口的小石桥,一起组成了我对故乡最深的记忆!

冬天里,凛冽的寒风一夜间冰封了塘面。我和弟弟被从热被窝里叫起来,赤脚蹬上用芦花编成的“毛窝子”,匆匆跑进已人来人往的荷塘,一棵棵踢下冰面上干枯的莲莛,抱进自家的院子。要知道,这东西烧火做饭,可比稻草麦秸经烧多了。

当春风吹醒沉睡的土地,春雨染绿垂柳白杨,坑塘里也早已春水荡漾。涟漪波纹间偶见几个尖尖的莲芽浮出水面,褐色中略带微黄,正象古诗中写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荷塘最美的还是夏秋时节。塘外稻田碧绿,一望无际;塘边绿树成荫,蝉鸣鸟唱。荷塘里,满池荷叶挨挨挤挤,层层叠叠。有的平铺水面,似饼似扇;有的挺立空中,如盖如伞,那醉人的浓绿上面,一枝枝粉红的莲花亭亭玉立,风情万千。有的含苞欲放,羞羞惭惭;有的花开蕊显,落落大方。

红花绿叶,浑然天成,真是美不胜收!这时候,你一定会想起那句诗“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而当红衣脱尽,花瓣飘零,只剩下金黄的小莲蓬,它又不好意思的弯下腰去,掩映于片片绿叶间。“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我想,花中的君子,应该非荷花莫属吧。

荷塘近村的边上,有半个场院大的水面特别显眼,荷叶在周围整齐地划出一条自然的弧线,线外长满荷叶,线内半片皆无,那便是我们小时候洗澡戏水的地方。在这里,我学会了水面打砰砰,水下扎猛子,学会了凫水游泳,也曾呛水被淹,但童年的欢乐,少年的伙伴,还有这充满荷风莲韵的池塘,却让我历久难忘,回味无限!塘边柳荫下,我跟母亲织包编席;崖头空地上,我帮父亲和泥脱坯;沿着塘边的小路,我只身去外地求学;闻着弥漫的清香,我第一次将心爱的人领到母亲面前。

而今,满池的荷莲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空空的坑塘和塘边光秃的树桩,还有几只土造的增氧机懒懒地翻动着水花,寄托着养鱼人发财的梦想。真不知他们用什么办法,让生机盎然的荷塘变成了这般模样,也让我这颗飘泊的心充满失落和惆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粉墙红瓦取代了土坯茅舍,泥泞小巷变成了水泥大道,可为什么,发展非得要牺牲环境?致富偏得去损害自然?为什么,这方水土养育了我们,我们却还要再让她心碎神伤!

哦,家乡的荷塘!还有童年的欢乐,青春的幻想,以及不该离去的人都舍我而去了。从此,只能在梦中,再去领略你旖旎的风光,回味你清甜的莲香。我多想你能从梦中走出,再去把我的故乡妆点的更美更靓!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梦中的荷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