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夜幕降临时分,我再次走出房间,恢复了往日晚饭后到小花园里散步的惯例。

这些天里,我和所有人一样,沦陷在了汶川山崩地裂后的残垣断壁、满目疮痍及几万鲜活生命的血肉横飞尸野飘零的电视画面中。感叹“多少人间事,都付废墟中”的时候,心也一痛再痛,泪也一流再流。也默默祈祷,也飞一般扑向捐款箱。

也被废墟中涌现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爱……震撼着着。也终于明白了,原来,在人类的肉体之上,竟还蕴藏着如此高贵如此圣洁如此坚韧如此感天动地的伟大精神力量。

当我见证了国旗开天辟地、神圣庄严为遇难的平凡但都曾经鲜活的生命而缓缓降落时,那一刻,它闪烁出的庄严的大人性和大慈爱的光芒,不仅照亮了死难者灵魂去往来生的归途,更让幸存的普通百姓,包括我自己,知道了自己生命的价值和尊严,也看到了国家和民族的进步和希望。

于是,心中不再只有忧伤而是有温暖更有希望了。

于是,释然地从沉溺在昏天暗地的伤痛氛围中走出来了。

花园很幽静,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四下看看,没有如常的霓红闪烁和笑语嘈杂。尚在“国难日”期间,周围的一切都还默默地沉寂着。

走过来走过去,还是没有从“天灾的情结”中走出,又陷入了自我考问和反省中。

我,活着,尘埃一般活着,也不过是个偶然。谁都一样,活着都不过是个偶然,死亡才是生命的必然。但是,在偶然活着的不知时日的有限生命里,如何去直面无限的死亡的必然?

我还有机会做这样的考问。可汶川的兄弟姐妹们他们中的几个又有几次选择的机会?他们唯一可以选择的,是残垣断瓦与破败的景致,是血流如注与亲人的死亡,是撕心裂肺与余生的伤痛。是无法逃避的宿命。

我还有机会选择,因为我活着,我生存的天空依旧很完整,我是多么地幸运。在偶然有限的生命里,我至少还可以有选择活着的方式和态度。

汶川地震中,一些久久感动着我。那个被解放军叔叔从废墟中救出时不忘举手敬队礼的懂得感恩的小男孩儿;那个在临死之前发给身下孩子的:“亲爱的宝贝,如果你活着,请记住我爱你”的伟大母亲;那个在废墟中埋了八十多个小时依然耍“要喝可乐,且要冰冻”的率真大男孩;那个在废墟中打着手电筒读书的“圣女”般安详的小女生……他们在死亡面前竟能如此地顽强和镇定、无私和善良、温暖和乐观,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神灵般的人性光辉,有着穿透人灵魂的力量。

光良《童话》的歌里有这么一句:“相信是结局……。”我知道,靠唱着这首歌,靠做着童话般美丽梦的几个小女生,相互支撑着跨过了汶川废墟中的死亡之门。

想想他们,我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于是,我告诉自己,我没有理由不坚定不移地去相信“幸福快乐是结局”这样的命题。生命如此脆弱,我也一定选择坚强;生命如此顽强,我也必须加油奋进;生命如此高贵,我也加倍珍爱格外荣光。于是,我又告诉自己,红尘世界是多么的美好啊!我且“一边享受平淡、一边梦想绚烂”继续我的一路欢歌。

我活着,我很幸运,惟有好好活着。

五月的晚风很轻柔,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鲜花和青草的气息。抬头看天,点点星光闪烁,再看月亮,于是,想起了那句让我感动得唏嘘不已的话:——“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如此诗意如此浪漫的语言,是那个被废墟掩埋了104个小时的、创造了生命奇迹的26岁北川姑娘贺晨曦获救被抬出废墟时说的一句话。当我从电视中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被震得很晕很晕。

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圆月。也知道了,她及他们眼中的月亮,“不仅悬在头上,而且炫在心上”。

再抬头看天,是啊——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