逡巡安庆

她甚至不敢瞧望这一路的参差,不管是美丽或是丑靥。似乎她都来不及携及,不知道赶往的是什么,是久违的心悸?还是无声的应诺。只是一味的赶,一味地奔往,而就在奔与赶中,看见了几缕新绿:

恍若游龙般的车群,于其间,真若“不知我为蝶乎,蝶为我乎?”大车若荦荦君子,旁若无人,奔腾而过;小车仗着体小轻捷迅疾不让;再有摩托车、电瓶车风驰电掣般擦边而过;就连人行道上下学的少年单车一夹,疾风般滑溜而去,来不及看时已是背影婆娑。

楼愈见高挺,一眼似乎已经寻不清几层几楼,无数的窗亦或墙连番入眼,再加上玻璃叠映,闹得人眼花缭乱,庞然大物,直逼得你忐忑怯近。

两面的菱湖风景区都日益水灵而缥缈起来,两处都有鳞鳞湖水,湖面颇宽阔,如遇蒙蒙天气,远远望去,波光如泄,和着湖边如瀑的垂柳,霏霏淫雨中,清清幽幽,仿佛盈泪的浴后美人妖娆万千,丰沛撩人。

而行至广场时,更让人如置摩天一角,巨大的飞天航模,仿佛待鼓动羽翼,隆隆升天,飞向银河。走向广场深处,又有林荫小道,郁郁林木,阵阵清风送来沁人樟香。最有一处有趣的沙滩,与水毗邻,无数的大人、小孩消去城市的生硬棱角,卷起裤角,挽上袖,脱掉鞋,矗在水边用沙堆起小长城,再堆一个小碉堡,或者跟小孩共砌一个亭院,垒几个小包,做几块梯田,怡心怡性,其乐无穷。

外滩正是这几年新建的绝佳去处,刚进入其间,就被几尊雕塑挡住了视线:有横眉倒竖的抗击侵略的凛凛英雄,有中国首家兵工厂制造的大炮塑像—一名气宇轩昂的清兵推着自制的火炮,极目远方,挥斥四野。外滩右边就是万里长江,不管是春风和煦、炎炎夏日,或是秋高气爽,银妆素裹,外滩总是以她万千的柔姿、水边仙子的美丽倩影引得人怦然心动,留连忘返。

迎江寺的塔影已经在长江的一角映照了四个多世纪(振风塔建于明隆庆四年,暨公元1570年,距今已有四百年的历史,原名“万佛塔”),古铜色的七十二金刚,或怒目圆睁,或慈眉善眼,或捻珠诵经,或枪棍呵斥,或挥拳抬腿,群像或怒,或啸,或喜,或谑,形神兼备,栩栩如生。缓缓看去,不经意回首望时,却腾地瞥见他目睁如珠,杀气冲天,惊厥之余,慨叹雕者技艺高超。

寺后的两层小楼亦是木质结构,保持着明时建筑的古朴、清郁,几块茶点,几条木凳,几张长桌,几面幡旗,围坐在其间,被江风拂过,仿佛恍然间回到了几个世纪前的暖风醉雨中。

振风塔号称“万里长江第一塔”(塔高72.74米),共七层,一、二层还可以兴趣盎然识阶而上,而愈到后面几层,过道愈是狭小险仄,一鼓作气再加上一点胆量就会冲破窄逼,上了层楼,一览大江神韵。

人们探幽寻密,攀上楼顶,不免心旷神怡,顿觉万物清新,天地广渺。兴致之余,就有了“长江第一塔”之称,更有“过了安庆不谈塔”的咏叹。而振风塔就像一座神邸驻在安庆的脚下,凝在安庆人的心中,让人想起塔就想起那可览尽“江上往来人“的振风塔。

逡巡安庆,奔之赶之,却原来奔赶之足下有如此之妙。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逡巡安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