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渡心,渡己

20岁之后,我便不再期待生日的到来。毕竟年岁渐长,肩上的责任与重担也愈来愈重,不论你喜不喜欢,愿不愿意,有些路,注定只能一个人走,有些难关,只能独自去面对。

想来一世,百千劫难,随时随地都能将我们杀得措手不及,遍体鳞伤。可万般劫难,皆由一情字而生,因情而生爱,因情而憎恨。、、皆是如此。

与交手的这些年,我最先懂得的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活得清醒理智,活得通透豁达。但终是修行不够,在面临每一个岔路口,在做出每一个抉择和改变的时候,我依然还会有彷徨无助的时候。

这几年来家里遭逢大难,父母离婚、弟弟患上抑郁症,好事不成双,厄运接踵而至,让我和父亲,乃至整个家都元气大伤,破碎不堪。

细想,若能随心所欲地活着,谁又甘心被生活所捆绑,为生活所累;若能真正摆脱痛苦,忘掉忧愁,人又何必借酒浇愁愁更愁?活得清醒,不是不敢放纵,只是迫于无奈,背负着许多人的期待,乃至生活的重担,又有谁能轻易卸下包袱,坦荡轻松地做一回自己?

已是五十知天命的年纪,父亲一人既当爹又当娘,再苦再累他都不曾抱怨过,更不曾落下过一滴泪,只是面容憔悴,笑容减少,他再也不是那个笑声爽朗,诙谐的父亲。而身为家中长女的我,自是应当做好我应尽的职责和本分,减轻父亲的重担。

也曾有过抱头痛哭,彻夜难眠的时刻,但痛哭一场过后,待到黎明将至,擦拭泪水,又得做回一条“好汉”,继续和生活斗智斗勇。也曾濒临绝望,但一想到年幼的弟弟,和逐渐老去的父亲,终究还是一步一个坎,跌跌撞撞走了过来。

后来才发现,世间所有的苦,都是慢慢熬过来的。痛而不言,苦而不语,怒而不争,是人生中最难的修行,也是每个人的必修之课。

成年人的世界,每天都是在渡劫,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没有人会为你摆平那些翻腾而起的波浪,在摆渡的船只上,唯有渡心,方能渡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和生活斗智斗勇的这些年,一个又一个灾厄伤得我遍体鳞伤,但所幸的是,我深知众生皆苦,求人不如求己。既知苦难已至,避无可避,便只能坚毅从容,果敢地与之搏斗,不求得能成为最后的赢家,至少要成为家人心中最温暖的依靠。

人生的旅程,或许就是这样:用大把时间迷茫,在几个瞬间成长。虽然这几年走来,一回首,尽是满目疮痍,不堪入目;虽然辛苦,可我还是熬了过来。尽管不知道何时才能劫后重生,但只要能守住初心,只要还活在世上一日,哪怕活得笨拙一些,也不枉走这一遭。

我深信,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让你的事情,有一天,你一定会笑着说出来。

既已身在红尘,哪怕关关难过,也要关关过。一边与生活斗智斗勇,一边学会与自己和解。

只愿,悲伤过尽,能够重拾欢颜;苦涩尝尽,能够自然回甘。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渡劫,渡心,渡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