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堂

应该说,我所寻觅的天堂,跟宗教意义上的天堂,有着非常遥远的距离;当然,天堂还有一个比喻是“美好的环境”。不过,由于考虑到奢望的苦累,我在我的《天堂寻觅》中所寻觅的天堂,应该也不是那个样子的。

环境,往往不会很慷慨地让人幸福美好。所以,我以为,每个人理想生活的天堂,只能在各自的心中;因为心,在一般的情况下,时常还是同意让我们自己来驾驭的。只是要注意的是,驾驭心和驾驶汽车,有时是很相似的,因为这里面,也有个技术娴熟与否的问题存在。

说环境的坏话,绝非我之本意。只是考虑到人的许多奢求,往往过于天真和无望,与其让人们哀怨自恼,还不如由我来替大伙儿出出气,对环境来一番拳打脚踢。诚然,我暂时还学不会那样鲁莽。

我们平时所祝愿的“心想事成”,一般能实现的概率很低,除非我们将“成”的标准,也降得很低。可是,一提到降标准,很多人都不干,好像追求的目标越高,就越有上进心似的。遗憾的是,有些人一生努力和奋斗的那块材料,早已远离了深山老林,形早已定了,可是他们不知道,还拼着命地在歌颂努力。我们常常会看到河水中的原木,但我们一定明白,它跟我们养殖水仙花是两回事。原木在水中浸泡再久,也无法长枝长叶,但为什么要被泡在水里呢?想知道完整的标准答案,烦请上网自查,在此就不赘述了。

回答与本文无关的问题,一般应是网络的任务,我只想谈些自己对于心中天堂的认知。我欲提倡的是,每个人应该量力而行地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堂。假如到了海边的人,都幻想自己能拥有一栋望海别墅,那一定不现实,除非水里的原木都能长出新的枝叶来。

也许有人会拿少数精英们的成功史,来反驳我的观点。没关系,但我只是想反问的是,阁下知道自己同精英们的区别在哪吗?这个问题想必很少有人能回答得出来。因为这是个“配方”的问题,若人人都能掌握,精英们也就需要改名了。

好了,扯那么远该回到正题上来了。虽说小时候,我也有过这样那样的所谓理想,也曾尝试着跟努力为伍。但当生活在时光里,自然演绎到有点成熟的时候,我蓦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走出了原始森林,并且,也看清了自己是属于哪一种材料。于是,我就对自己说,我应该将生命中剩下的时间,尽量安排得宁静一些。而事实上,宁静,基本上同“天堂”还是有点沾亲带故的。

当然,向往宁静的另一个原因,也是自觉自己不太适合在商场上混。因为觉得在那里面混久了,就跟白活了似的,没意思透了。尤其在商场上如鱼得水的时候,我却想到了地狱那个词。

感谢金融海啸,终于让我脱身重返人间。于是,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定义一下我心中天堂的含义。

选择南方小城镇顺德落脚,也是天意,因为当时这里是公司的所在地。我的住处离“顺峰山公园”不远,那里环境很不错,有山有水,有古塔,还有寺庙。天气好的时候,沿着湖畔踩踩单车,闻闻草香花香;夏季下大雨的时候,穿着拖鞋,撑着伞,看雨滴点缀湖面,看雨雾氤氲山林;更自豪的是,这一片青山绿水间,大雨中的散步者,我往往是唯一的人选。以前在商场上和人斗,实在是太累了,真还不如走进大雨中和天斗,倒要来得有趣和轻松多了。

就这样,所谓天堂的影子,徐徐在我的心灵画布上,慢慢有了些色彩。深知自己是块一般材料,故对天堂的要求,并不算太高。我只想多看看树木的绿色,多闻闻花草的馨香;在情绪值得培养的时候,就坐在电脑前,记录一下跟很般配的文字。

此文,拖得有点久了,若不是一位喜欢炒股票的朋友,度假回到烟雨后问我此文下落,我还真忘了曾经要为自己的天堂,留下一点肤浅的沉浸感受呢。

总之,一句话:我所描述的天堂,在我如今的心里,的确很美。我也知道,很多人不一定会认同。然而,那对我,实在太不重要了。因为对一个没有奢望的人来说,心灵的安恬,比什么都珍贵。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我的天堂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