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筝静心

由于作文情绪有欠体贴,我已好久没有和文字亲近了。虽也曾想要写点篇幅长一些的作品,但不知为何心总是静不下来。有时,当灵感来访,我却接待得相当没有激情。谁都知道,灵感那家伙,是非常傲慢的,你若稍不留神,甚或吝显你的热情,它就会连招呼都不打一个,非常拽地拂门离去的。诚然,我也深知,若要能真正招待好灵感,就一定得充分做好心理和实力等各方面的准备工作,要不然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在与灵感接触的日子,我慢慢发现,就我的习性而言,我是很难招待好富有深远意义的灵感的。因为世上那些极有价值的灵感最终造就出的成功,在其工作阶段所付出的心血成本,也是极其高昂的。鉴于自己不是一个能将“喜欢”轻松经营成天长地久的人,故我总会在感觉有些累的时候将累放弃。我很单纯地以为,这样的放弃,至少会很对得起自己的心身,即使那看上去实在显得有些消极。

爱上文字已有很久了,期间也有过与之分手的状况,大概是由于“喜新厌旧”或是生活所迫吧。但在骨子里,如今文字对我来说,已是我内心永远的惦记了。无论是曾经的分手,或是如今的小别和深埋心中,这一切都在抒写着人性最真实、最永恒的一面。能一心一意用累积枯燥去实现成功的人,他们一定都是非常伟大的。我深深敬仰和赞佩这样的人们,尽管我无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没能款待好灵感,心中一直不怎么平静。曾尝试着增加一些与山水恳谈的机会,以便吸引灵感的光顾。可惜,用期待的心去邀请灵感,心就显得愈加烦躁了。烦躁次数多了,心,便和累有了接触。我已无法接受累的感觉,于是,又一次自爱起来,将对灵感的邀请,抛到了九霄云外。然而,正当演绎那场割弃时,我路过一家琴行,听到从里面传出的古筝弹奏声。那无限清柔的弦音,令我深深陶醉。

白羊座的我,当时的确显得有点冲动,仅仅只是因为试弹古筝时觉得音色美,就毅然决定买一架古筝搁家里,以为那样至少也好让消遣的目录里,再增加一项新的内容。不过,潜意识里,我还是觉得,如果没有和灵感闹别扭,这么冲动地将古筝请回家中,似乎可能性不大,因为记忆中似乎女孩子弹古筝的比较多。如果是想接触弹拨乐器的话,也许买把吉他才是更佳选择吧。

说实在的,学弹古筝主要是为了静心。记忆中古筝出现的场合,一般都比较幽雅,而吉他则经常和摇滚混在一起,感觉特别吵。我还从未见过有哪位狂人敢抬着古筝在台上又唱又跳的。人家古筝哪会愿意呢!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用“出淤泥而不染”来称许同为弹拨乐器的古筝,倒也是挺合适的。自我开始学弹古筝后,便很少去文字那儿串门,想必是深受古筝的吸引。文字也常常会有点失落地埋怨我喜新厌旧,而我乏力的解释,不免也会溢出丝丝的愧痛。

也许,如果灵感不那么傲慢;也许,如果我也有实力每次都能够款待好灵感,我相信,我与文字的相爱,应该会步入一种令人称羡的境地。只喟叹已逝的过往,没能让我娴熟地掌握好接待灵感的出色技能。虽然对我来说弹古筝不像吹笛子那么容易,但弹琴时从其共鸣箱内传出的那种明亮、清脆而又柔美的音色,实在很醉人;尤其独自在夜深时弹古筝,更会产生出一种心驰神往的感觉;倘若能沉浸于琴音清幽的缠绵中,那种遗世拔俗的静,便成了我心中祥和的明月……

即将步入知命之年的我,学弹古筝依然还是选择了用无拘无束的自学方式。事实上古筝既适合自学,又适合自娱自乐。记得我没学多少天,便开始试着用单音自弹自唱起《缘分五月》这首歌了。由于这首歌里,没有出现过对弹奏古筝来说,相对比较难以弹准的“4”和“7”音,因此就显得格外容易上手。意外的收获是,当我一不留神唱熟了这首悠扬婉转的《缘分五月》时,蓦然觉得,这一类型的歌,虽然言辞幽婉,但如果想要让自己的心,能跟恬静靠上一小会儿,那么,哼哼如此歌曲,效果还是蛮不错的。

总之,自学弹古筝以来,我的心,已开始慢慢静了下来。我从静的况味中惬意地悟出,俗世的成败得失,都会转眼即逝,而合乎天地至理的安闲欣悦,才能够长久地存在。所以说,人,只有以自己的心同化天地至理,才能得到长久的安闲,不再为愁苦所困扰。

今晚,我心静如筝;飞扬的手指,在筝弦上优雅舞蹈。月色,泼在我的脸上;时光,洒在我的心间……千种旖旎,万般柔媚——只为那朵至情花儿,在静静的夜晚,徐徐开放……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弹筝静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