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之馨

雨季,是我在三月的水榭触碰得最多的既概念又形式的东西,大概这跟我出生在这一月份也有关吧。尤其早些时候,在被誉为贵似油一样的逝去的春雨里,平淡而又惆怅的青春步履几乎总是被多愁的雾霭所笼罩。三月的雨,给年少时向往前行的意向,递交过太多烦心的作业,以致偶尔见到艳阳,已不知道该如何好好去消费它了。

今天是春分后一个阳光起得很早的三月天,晨晖迈过窗帘,将我从床榻提起。睡眼惺忪的我,将窗帘拉开,居然猛被丽阳撼醒、记起了昨日盘问天气预报,且在憧憬之际邀请自己计划做的事——梳理近时,捋一捋新千秋在熙风荡漾的时光里,怎样来叙述好未来这个悠然凝爱的守望。

如若生命的春天一定会消失,那么,馨情是可以永被装帧于之画框的。我初次将人类情感的味道以“馨”谓之,应该算是造化给我的指引吧。当现实让人们离别不属于自己的琴房时,追寻,一定会将新的方向,虔诚地布置在你的眼前。只要你不放弃馨情之寻觅,总有一种乐器,会舒畅你弹奏之时的飘然心绪。

走进新的琴房后,我的弹奏没有任何烦累的成分。距离虽说挟持了我们日日相守的机会,但也奉献给了彼此一份馨情所须拥有的宁静空间;尽管期盼聚首似三月细雨纷至心田,但理解与坦然,最终却将这一切,缀成了相思树上一叶叶至情的问候。

现在,一个人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文字中已不再透露那些因追恋过往而繁衍出的凄婉情绪了。我不清楚哪一类的文字,能够特色一个喜欢文字的人遁入自然之轨。假如我现在码出的文字,算是一种“背叛”的话,我会祈求上苍,千万别批评我如此自然而又柔和的“背叛”。

我已很少有思路回忆跟情分有关的过往,更不想将偶尔失足的回忆形成文字,在新的洁净路面制造任何情绪的车祸,从而使馨情陷入迷惘之中。馨情不是用来考验而是需要珍惜的。若实在拗不过练笔的执着,我可以用的形式,来演绎一些允许虚构的过往故事。

诚然,我应该永远都不会拒绝那一直以来已习惯了的散漫的作文方式,因为那类文字可以较好地记录下我每个时期的心情——那是一种跟自然的交流,那是一种遗世独立的执着。那样的心情,也是能与馨情肝胆相照的。

记忆中的三月,我的思绪里总有太多被春雨打湿的抑郁。那时的我,不知道在庄稼的祈盼里有着干涸的生存之泪,只冥想着夏池中那似玉荷莲靠近我时的沉醉感受。今天,三月的阳光,灿烂如斯;即使独踱静榭,但在那份馨情的笼罩下,我感觉周身煦暖。我,享受着一份宁静,并在春光铺泄的琴房,将曲曲永恒,弹拨指间……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情感之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