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心湖畔

春日的余晖温馨羞涩,不慌不忙。太阳红的不再那么耀眼,金的不再那么灿烂。慢慢的,慢慢的,霞光映红了半边天。如果不是那片云,我几乎感觉不到是傍晚了。抬头望去云遮处,园子里最高点致远亭只剩下轮廓了,里面依稀有了灯光,依稀看得见有情侣在踯躅徘徊、窃窃私语。而山下的草地不久前明显地修剪和护理过,平整得像一个小草原,小草经太阳的沐浴,已经喷薄而出怒放新芽,散发着浓烈的清香。草地上不时有几朵晚樱花落下,不免让人诗意油然:“樱花红陌上,柳叶绿池边。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借)。

顺草坡而下,就是我们的清心湖了,而此时奇怪的是,湖边的垂柳已经有了睡意,明明白天是挺拔着的,一到差不多晚上就静静的垂下,再细看柳叶也是垂着白天可是竖着的,我竟然现在知道杨柳是有睡眠的。

清心湖却是没有睡意,随着日落湖中慢慢氤氲了,薄雾弥撒开来,在原本绿油油的湖面盖了一层薄薄的蚕丝被;蛙声也亮了,一阵一阵、一张一弛,像是蛙族歌咏会。而趁着晚霞,一簇簇蝴蝶翩纤,大大小小、颜色各异,一会在湖面盘旋起舞,然后又在花草丛中散开、消失……

夜幕徐徐开启了,湖畔的路灯一个个点亮了。

突然,一阵莺声燕语的笑声在飘来,寻声望去,一群婀娜多姿的美少女正朝湖边翩翩而来。她们咯咯地笑着唱着,一时盖过了蛙类合唱,晚归的几只蝴蝶也在和她们紧随,在仅有的一点余晖下和小姐姐们消散在草地、在树林、在湖畔。

原来,这是我们的收费员小姐姐在下班时间开展的园丁活动,她们积极参与到我们的廉政文化建设基地,利用有限的下班间隙植树、施肥、除草。她们有的在草地、有的在花丛,有的甚至攀上了树梢,有的挂彩旗、有的擦展板、有的挂对联。她们的歌声、笑声和笑容荡漾在清新湖上,她们像晚归的蝴蝶飘飘绕绕于清心湖畔。放眼望去,晚霞归去,惟“谍”影重重。

也许这是清心湖上醉美的时刻,怀抱希望、心若清莲。

“难忘那场春风化雨、春风化雨、滋润了大江南北……”沉浸于这段美丽的画卷中的我突然被一段优雅而高亢的合唱凝神定住。定睛一看原来是美丽的蝴蝶们在进行大合唱彩排。优雅而富有张弛力的美声唱法令人陶醉、省人奋发。歌声和湖畔的夜景仿佛汇成了一个英怀大剧院,夜空中的红霞是舞台的光影、浑厚的天际和致远亭是舞台的背景,而那舞台的中央是我们英怀的辛勤的蝴儿。

随着夜晚的到来,舞台好像在延申,灯火辉煌的英怀以清心湖为浓墨重彩在徐徐渲染着廉洁文化。

蝶儿纷飞处、必有芬芳蕊。

清心湖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