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

一树梨花入眼眸,村头陌野春忙早。压枝满树断篱边,惊倦西风逐水潦。玉洁丰饶染岭皑,冰清灵变凝脂藻。挽心吟韵芳菲魂,交臂舞诗徒欲皓。

北山的梨花开了,比别处晚,大约临近谷雨时才开。点缀于杏花桃李中,不若桃夭、不如杏艳、也不如李白,却清新雅淡、清凉入眼。嫩绿衬着雪白,雪白托着浅黄,非常协调。俏美纤秀、靓而不妖,倩而不俗。梨花照眼明,簇簇团团拂人衣,雪堆云浪碧波荡。

惠风阵阵,磬香袭来。斜坡、溪畔,以你意想不到身姿出现在眼前,泼泼洒洒的尽情绽放,任意舒展。瓣蕊天成,如玉片、似凝脂,嫣然浅笑、幽幽而来。娴静如皎月,香寒若幽梅。桃花徒照地,终被笑妖红。清淡淡的气息,不知身在何处,如一曲清歌飞扬,清醇漫溢。欲用手去抚摸,不敢、也不忍,怕被灼伤了。冷艳欺霜雪,余香乍入衣。

驻足小憩、轻声漫语,指点桃李、品评世事,都轻、再轻,柔、再柔,不想也不愿去打扰这气若幽兰的芬芳。“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流连其中,任由思绪驰骋。盘桓其间,皓齿浅笑、盈盈暗香。春天是你的,春天是我的。

梦回梨花城,白如雪、无瑕疵,润如玉、晶莹剔透。天然去雕饰,原野、山岗满是梨花。柳絮飞时花满城,且看东栏一株雪,能得几回明。“粉淡香清自一家,未容桃李占年华。”百转千愁,只怕梨花插满头,拂不去心中万千思绪、万古清愁。风有约、水有期,愿时光温柔以待。愿一切如初,愿岁月不蹉跎。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梨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