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千载空悠悠

窗外早已无往日的纷喧,车水马龙的街道只剩几片绿叶旋落。已是春日,无限绿意点缀着棵棵绿树,本是生机盎然的春天却死气沉沉。

放眼眺望,人与人之间仿佛隔了什么,惊恐地躲避着他人。往日充满的欢声笑语已成过往灰烟,一去不复返,是空留下空无一人的街道。

一棵棵绿树点缀于楼阁之间,那丝丝绿意令人仍见犹怜,黄绿的交替,与那重焕生机的小草汇聚成一副磅礴浩荡的水墨真迹。

春雨下着,大珠小珠落在泊油路上,溅起丝丝雨花,传出阵阵声响。沉寂黑夜中似乎有无数亮光在闪耀着,如同那涅盘之火在人间闪耀,随即又消失不见,远处传来春雷阵阵,咆哮者怒吼着,仿佛在述说着什么。轻灵的风在雨中独舞着,搅荡着,叹息着,轻语着,在人世间书写着昭华。放眼望去,一片朦胧的世界。

疫情肆意地扩散着,为地球的画卷染上了沉重的墨色,令人压抑。一日日看着屏幕上那日益增多的数字,给人平添一种沉重。

樱花端然绽放,粉色的花瓣缓缓落下,平铺在世界的彼端,在远处眺望。却,无人品鉴,只能孤芳自赏地伫立。千古的黄鹤楼孤单地伫立在那里,无人问津,只留下那一袭烟雨。

不知那一去不复返的黄鹤,空余下的黄鹤楼,孤芳自赏的樱花会有何感想。

愿此间山河依旧,愿我们能克服这困难,愿世间风景犹存,战胜此病魔。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白云千载空悠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