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杏的心

我永远记得那是一个无比温柔的傍晚。

我和阿姊坐着车慢慢驶过白杨小路,窗外碧波轻漾,叶绿幽深,偶见木船撑影,桅线一痕,柔柔的风儿轻轻拂上脸庞,飘来了几息秋的味道。

秋意凉,秋叶黄,秋生梦。念起秋,仿佛总会勾起心头的一丝温柔怅望,思起那片颜色,那分光影,那一行行诗情,柔旎底下,许是浪漫,或是缠绵,亦是殇情翩翩,秋,总是美的,令人欢喜的。

爱秋的人,仿佛总是无法描述出骨子里那股对秋的爱恋,兴许是对未见之色的渴望,在广州深圳的城市里,常年温暖四季常绿,想见一抹秋色便亦是很难的,所以时来听闻南方人爱“冬雪”,爱“秋叶”,也并不是无道理的,皑皑白雪,见之如君子,枫花舞金叶,谓之秋娘,今而才有了如此多的寻秋寻雪寻梦人。

“所以今个儿才有了两枚寻秋的傻姑娘啊”。我低眉兀自笑着,转头望着阿姊的脸庞,不禁逗弄起来,挠着她的痒痒。“阿姊,阿姊,我们到啦!”

“咯咯咯……”阿姊边躲着边笑着抓着我的手说:“快放手放手,蠢阿妹。”

下了车,我和阿姊拉着行李箱踩在金黄的落叶上,银杏叶落了满地,着眼望去,满木晶澄莹丽,我们的世界都是一片金黄的颜色,沁凉的风儿飘过裙摆,摇落了满树的金叶子,好似天上的缤粼碎光洒落了下来,我们欢快地转着圈儿,拉着手儿走过了半月桥,走过了枫林湾,我永远记得那日的天空微蓝,薄云微暖,夕阳柔柔地笼照在银叶树上,伴着迷微的曛光,拉长了我们的身影悠扬。

“滴哩达啦,嘀哩哩达啦,滴哩…..达啦……”

“阿姊,好美啊,我好喜欢这里啊”。我摇着阿姊的手臂,声音拨浪着好几个圈圈。

“啊,我也好喜欢啊!”阿姊雀跃着拉着我的手欢快道:“哇,阿妹,那里也好漂亮!”

“哪里哪里,哇,好好看啊!”

只见前面的夹道两旁都是金色满坠的银杏树,黄澄绿渐变开来,层层压层层,枝桠相交错,叠成了两条长长的金色流沙,仰望而去,不见人流,只闻风动而落的感动,我们,只听见了风吹过的声音。

踏着小碎步儿不停地望去,银杏树下的一幢幢瓦房小屋,也被画上了一道旧时光的颜色,瓦屋白墙灰阁廊院,朱红木门褚色窗柩,斑驳的历迹仿佛也在此刻变得生动起来,每一扇窗里都映着银杏和天空的影子,映出我们的眼睛和模样。

“嘻嘻,姊姊,你真好看”。“我的阿妹,也好好看”。“咯咯咯……”两个人傻傻地笑着,弯腰拾起了一片片银杏叶。

阿姊牵着我的手说:“等以后老了,好想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啊……”“然后再养一只猫儿,蹉弄些花儿草儿,就让岁月慢慢陪着我吧”。

“真好啊……”我倚在阿姊的肩膀上,静静地感受着那份宁静的愿景。“是啊,然后再三两闲人,泡壶茶,话别从前,看着屋前闲静,那该多好…..”

我们都是怀旧的人儿,有着复古文艺的情结,喜欢寻着书中的浪漫,收藏着旧时的小物什,时光沉淀后的过去,就像是铺上了一层金色的辉光,那一房一瓦,书卷墨枝,皮影唱片,那都是有香气的,那是有灵魂的。

“生在纷纷杂杂的世界里,也许一不小心,就被迷了眼睛,如果还没有丢了耳朵,那也是幸好的……”阿姊抱着我轻轻地靠在我的头上,柔声道:“愿我们都不要失了本心”。

夕阳渐渐地落下,晚霞的颜色已变得越来越浓郁了,紫的、粉色、橙黄的霞光慢慢地笼抱着这个小城,人影渐渐地稀寥了,我和阿姊落在一个银杏小屋里,屋外的庭院正对着夕阳西下,光色静静地变幻着,我们静静地坐在银杏树下荡着秋千,直到,夕阳慢慢消逝。

“阿姊,我们回屋里吧!”“嗯”。

夜的到来,多少增添了些凉意,好在有我的阿姊在身边,风再猛烈,我也是不怕的,我坏笑着朝阿姊扑了过去:“嘿,有阿姊这个暖宝宝咧!”“你也是暖宝宝啊!”阿姊偷笑着展开了腿脚攻击。“咯咯咯……嘿嘿……小贼不要跑”。

“呐,这样的天,当然是吃火锅最好了”。我嬉笑着回头问着阿姊。“阿姊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阿姊揶揄着,伸出手点了下我的额头道:“你呀,就是个小吃货”。

“嘛嘛,本来就是嘛!”我摇着阿姊的手臂撒娇着:“我要吃羊肉、肥牛、豆腐、娃娃菜、金针菇……”

“好好好,慢点慢点,蠢阿妹不要跑……”

仿佛只要待在至亲人的身边,便会不禁放松了全部身心,卸下全部防备,肆无忌惮的笑着、疯着、野着,因为我知道,他们会爱着全部的我,爱着最真实的我。

吃完了晚饭,再逛着银杏城里的夜景,真是意美心也足,月色下的银杏还有一种别样的美,我一直记得,那是一个无比温柔的夜晚。

我们推开半透的绿窗聊着天,说着闺中密话,银杏的影子在此刻映在了绿窗上,透过月光照在了床边的墙上,风儿拂过,轻轻地摇曳开来,仿佛我们的房间里也拥有了一片活着的银杏。

“阿姊,好美啊!”

“嗯!”

黑白剪影的写意画风,映在白墙上,显得这方小天地里格外的雅致,斑斑点点,光叶参差,凉风萧瑟长,独影意有动,有道是古人爱楚风,幽而不殇,说的就是这般滋味吧……

我和姊姊躺在床上生了趣意,透着月色光影,比着一个个手影,猜着一个个行字,这夜,好是欢乐多长。

“看,我是兔子”。“呀,我是老鹰,吃兔子啦……”

“哈哈哈……”

隔日早上,两人起了个大早床,吃着农家小食,戴着扁担阿婆编的银杏花环,俩个人拉着手一起走过那条澄黄摇曳的黄金大道,去了银杏山里看日出。

“阿姊阿姊,跑快点!日出快来啦!”

“呼……等等我,来了来了!”

那天是我第一次看日出,望着山影朦胧,蓝灰蒙蒙的天空里,慢慢地出现一点儿莹白的光亮,照亮了灰白的云雾,然后它慢慢地探出脑袋,晕染了半边暖黄的天空,渐渐地露出金黄灿烂的身子,落在云层之上,变得越来越耀眼,愈发的灿烂夺目,最后升到高高空中,照亮了整个银杏城。

仿佛,人只要看着有光的地方,便会觉得心里头也添了丝暖意,也许,光的颜色像极了希望的模样。

“即使不能拥抱,那么望着,那也是好的”。

我和阿姊看完了日出便一路下山,发现天亮之后,山中的景色就此变得更美了,在日光的笼罩之下,满山的银杏之乡就像是金秋的童话,摇曳着微微迷碎的光,夹道上挂满了透明的许愿瓶和风铃,风儿轻轻地吹过,晃动着山间之乐,这时光是多么的安好啊……

我们踩着一片片金色的香气慢慢地走着,薄凉染上了诗意悠徉,心儿也在为你芬芳歌唱。

“山茶花,你说他的家开满山茶花,每当那春天三月,乡野如图画……”

好想有一日,我和阿姊一起穿着和服走过银杏树下,牵着手踩在落满黄金雨的大道上。

好想有一日,我和阿姊一起穿着旗袍,撑着油纸伞,走在江南古镇里,听着晚风雨眠,卧醒在荷花池里。

好想有一日,等我们老了,还能一起话话衷肠,泡上一壶你种的花茶,吃着团点两两,静静地望着屋外的夕阳西落。

“阿姊,我们下次还来嘛?”

“好啊!”

我嬉笑着牵着阿姊的手跑下了山,一路光影迷离,天蓝暖,云芳白,银杏醉。

再见了,再见了啊,温柔的银杏小城,我们只是一个寻梦的孩子,来到你的怀里,追寻着一个名为“秋天”的梦。

“阿姊阿姊,我还要去看雪,我还要滚雪人,下次我们一起去寻找冬天吧!”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银杏的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