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杂志:那个风花凌雨般的少年,你如没有归期的候鸟,可在广阔的土地上仍有人期你归来。愿你所期,终将实现。那个少年,我终会不惧孤独,努力奔跑,做到有一天能与你并肩飞翔。

你的眼睛,是我永生不再遇到的海。——题记

直到有一天,你对我说:我是你心中不消逝的烟火。彼时,感动,不可言,却忘言。如有可能,宁无世间繁烟花,也要与君浪天涯。

横穿在繁市街道,漫步在田野故乡。听:繁市中人们匆匆的脚步声;嗅:高山稻夜中特有的芳香;心旷神怡。抬头间,忽看见,曾经与你漫步的羊肠小道,心里荡起一丝五味,心里的某些东西被莫名的拉扯。原来你那么厉害,厉害到我所有的喜怒哀乐中都有你的影子。但是啊,你告诉我,那么厉害的你现在在哪呢?我以后再也不发脾气了,再也不和你闹矛盾了,可这个改掉了坏毛病的我却永远失去了你。

曾梦见,你会再回来。于是,我找遍了你所浪迹的天涯,妄图把你的影子寻回,妄图让你再归至我的世界。但却忘了,你如那高空中的雄鹰,飞至高空高到谁都不容看见;你如远飞去的候鸟,只把此地作为你生命中的驿站;你如那滚滚东去的江水,只容别人看你的完美无缺,却不容一丝瑕疵外漏。以至每忆起你,那个如风花凌雨般的少年,心里会牵起一丝淡淡的忧伤,忧伤,悲望,你总是让自己伪装得太坚强,你总是紧缩自己的心房只对一人开放,你总是将自己的忧思化作愁肠,你总是让自己装得无比冷漠高高在上,却只对一人俯身温柔。在旁人的眼中,你似何氏美玉。近,近到不可触碰。远,远到触不可及。这个优秀的的你,这么优秀的你,终于飞远去,飞去一个属于你的辉煌国度,飞远了,飞走了,不留痕迹,只留思人无限思量。

时光不随人,转眼千瞬变。吾曾忆,月亮弯弯,你我漫步杨柳桥头。日光濯濯,你我相约塞纳河畔。看月影乔乔,看百花娇娇,一切都是梦幻般的样子。炎炎夏日,坐轻舟一帆,看百合盛开,侧身,视—–俊朗少年。忆前造句:吾牵梦所流连依旧在身旁,侧身翻憩流莲方成江,海纳天空一色,玉淋幽竹色。不知为何,此刻甚好,只因你在身旁。

三年过,回忆年少青葱时,不必笑其稚嫩,不懂珍惜。叹,星凌瀚辰,你是我过领略过却错过的流云光彩。浩瀚新晨,征晴不寐,那个吟咏作诗的少年我想你了,可你却离开了一场属于我的星河新梦。那个风花凌雨般的少年,你如没有归期的候鸟,可在广阔的土地上仍有人期你归来。愿你所期,终将实现。那个少年,我终会不惧孤独,努力奔跑,做到有一天能与你并肩飞翔。

自此以后,我的诗意酒来对,我的远方自己陪。

那个如风花凌雨般的少年,你若安好,我便晴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