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道上的草风景

.+

读者杂志:我仿佛看到一群人坚毅的身影和坚定的心灵,而他们在轨边道间随风摇曳的风景,从此就走进了视线,沉入了记忆,让我久久地感慨和怀想……

这是一种另类风景,也是一种心灵的风景。它不是铁道车站上的车水马龙和风驰电掣,只是在轨道安静或停顿后一幕最真实、最被漠视、最被忽略、最被认为不是风景的风景。

它的主角或者说主要元素就是轨道和杂草,两个毫不关联却又相伴相生的物事,在一个特定的环境,构成了一种特定的风景,虽然不是太“主流”,却也是一种客观而顽强的存在,而每每看到这一幕,心灵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或是一种诗情的颤栗,或是一种画意的心悸,或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比拟和褒贬,让人联想无边,穿过的四季,映出冬夏,映出春秋。

其实,这也是引起被黑或黑什么的话由,那站场轨道严格意义上是不容许生长那些即便很有诗情画意的草的,是需要干净整洁的一个所在,不是一个严整而严谨的行业目标或企业要求的。这里生长了草,其实是需要剔除而不能任意让它成为风景的,但一段历史就是一个客观,萨特说过“存在即合理”,那么,这草的存在也应该或多或少地有它合理的成分,它是不以很多人的好恶而改变,依然顽强地要在这里长成风景,成为一种上不了台面的诗情画意。

其实,那些草儿也是真不容易,即便在这种不适宜的地方这么委屈地生长,还成了很多人诟病的地方。即便如此,它们依然不负春雨,不负秋光,顽强地长进人们的视线,甚至直抵人们的心脏,长出万千的感慨和怀想,我们只能虔诚地祈祷或膜拜,把一种精神信奉和景仰。

其实,这些草儿我认为更像一些人,就如《白杨礼赞》里的白杨,说的是那些人,称赞的也是一种人。那轨道是一种环境的寓意,那些草儿就是一些人的代表符号。就如那些铁路人,一生伴着铁路,共生共长,不因环境的陋弊或富饶,顽强地生长在所有有铁路的地方,朝披风雨,夕沐雪霜,把一种执着坚持成一种信仰,奉献出一幕幕春色秋光,成为一个时代的风景和榜样。

所以,在这里我不是以一种怜悯或矫情的姿态在看那些草儿,我是在以一种崇敬和怀念的心态在说我曾看到的景象。这些“草风景”其实就是一种“草根风景”,在养路人眼里还是所谓的问题所在,在过路人眼里又是什么都不是,而在我眼里它却是一种伟大的存在,我仿佛看到一群人坚毅的身影和坚定的心灵,而他们在轨边道间随风摇曳的风景,从此就走进了视线,沉入了记忆,让我久久地感慨和怀想……

轨道上的草风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