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过珠坑

冬至大过年。汉朝以前,冬至是一年的开始。伴随着弘扬传统文化,传承传统节日,近年民间越来越注重冬至节,虽然现在冬至还不是法定节假日,南方一直有冬至祭祖的习俗。难得今年的冬至刚好是周一,跟周末连在一起,调休了一天年假,休假三天到了清远北江三峡。楚楚提议顺便去珠坑雷公潭再看看明征南将军、德庆侯廖永忠墓,冬至日凭吊一下那位当年赫赫有名的明征南将军。

上次参加清远文联协会“探寻明代征南将军足迹”采风活动,去过珠坑雷公潭。明征南将军、德庆侯廖永忠(1323一1375)墓就坐落在清远珠坑雷公潭杂草丛生,一片荒芜的山窝里,墓园坐西向东,墓前有一只破旧石狮,墓碑上刻着:大明大将军德庆侯讳永忠太祖之墓。碑上镶有两副墓联,内联为“山水钟景秀,蕃留荫子孙”,外联为“侯封标骏望,祖德肇鸿基”。清朝嘉庆元年(1796年),廖氏后裔将廖永忠的遗骸迁葬于此,光绪二十年(1894年)重修,是什么机缘廖氏后人把明朝开国功臣、封疆大吏廖永忠尸骨迁埋在这山环水抱,风景秀丽的地方?现在他的后裔也很难说清楚,或者不愿意说清楚,而上次一个赣南的堪舆师傅,也就是民间统称的风水大师实地看了廖永忠墓地后,从堪舆方面提出他的观点,认为廖永忠墓所在位置是一个风水学上所谓的案前金水环绕,两翼玉带缠腰的“泥鳅穴”,是很好的风水穴位,同时地名叫“珠坑”,也就是廖永忠死都想占据朱家的“猪坑”,所以廖家后人把廖永忠墓迁埋到珠坑,当然,那也只有到了清朝时代,如果在明朝当时,估计廖家人也未必敢那样做。

有关明朝开国名将廖永忠的死,《明史》说是被朱元璋赐死,原因是“坐僭用龙凤诸不法事”。《明史?列传?第十七?廖永忠传》“八年三月坐僭用龙凤诸不法事,赐死,年五十三。”洪武八年,朱元璋以其“私自穿着绣有龙凤图案衣服逾制”为由诛杀廖永忠。其实那只是借口,真正导致廖永忠丢失性命的原因,明代学者黄佐(1489~1566)在其所撰《广东通志》里评论说:“廖公厥功居多,濒海之城,瓜分棋据。”,意思是说,廖永忠到了广东之后,在广东就开始居功自傲摆架子了。依据《明史?廖永忠传》“洪武元年寻拜征南将军,以朱亮祖为副,由海道取广东…至广州,广人大悦。”,廖永忠到了广东以后,自以为是众望所归,居功自傲。本人认为明代学者黄佐说的有道理。同样《明史?廖永忠传》:“然使所善儒生窥朕意,徼封爵,故止封侯而不公。”,等到大封功臣的时候,太祖告诉各位将军说:“廖永忠唆使跟他要好的读书人窥测我的心意,要求给他自己封爵,所以我只封他为侯爵而没有封为公爵。”也就是说,廖永忠唆使他圈子里的亲近给朱元璋上书要奖赏时候,朱元璋就感觉到了廖永忠的威胁。

想当初,廖永忠与陈友谅擂鼓旌旗决战鄱阳湖,凯旋还京之日,朱元璋以朱漆亲书八字牌匾“功超群将,智迈雄师”赐与廖永忠,悬于城门,廖永忠是何等荣耀辉煌。时移世易,时代发展,应该与时俱进,只有时代的英雄,没有英雄的时代,时势造英雄,是时代造就了英雄,而不是英雄创造了时代。廖永忠的悲剧在于他居功自傲,认为自己是英雄,创造了英雄廖永忠时代,唆使他圈子里的亲近给朱元璋上书要奖赏,而不知道只有时代的廖永忠,根本没有廖永忠的时代。

站在珠坑雷公潭明征南将军、德庆侯廖永忠墓前,临汉峡的夕阳与笔架山晚霞相互辉映。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明代杨慎《临江仙》的一句“是非成败转头空”,并不是英雄虚无主义,否定英雄,这个“转头空”是佛家要把“般若空”转化成为“菩提妙有”。英雄不能沾沾自喜、居功自傲,而是要用实际行动,把自认的英雄,转化成人们有口皆碑的英雄,人们心目中的英雄。有限,川流不息,青山不老。冬至过珠坑雷公潭明征南将军、德庆侯廖永忠墓,一重山了一重云,蓦归来屋里坐,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冬至过珠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