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起林间,直伴着月光四下,不过回声寥寥。蜉蝣逆着月河而上,恣享这月色,每一颗雪粒濒临殆尽,每一颗雪粒又将重生,散落在叶上,穿透在脉里,流进生命。会有河皱之时,斑驳的叶影掉在地上,周围星星点白棋,倾着,决绝宛若初见。余下大半牙白倒入河中,等待着秋酿。

风萧兮,今卷七分紧袖,倚着长栏啸腾。疏影间间,无人无暖,心余事,为怦怦之人,道不尽无为。妒这夜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