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街・菜园子・那条路

“下街”是罗坎集镇街道中最下面的那条街,从名字到地点没有丝毫的神秘感。沿弯弯曲曲的羊肠小街居住着我们下街近百户人家,沿街往上便进入繁杂的中街,往下则通向我们下街人民的劳动场——大大小小被老天爷搁置在斜坡上面的一块块山地。

下街上下段各有一个丁字路口,一个汇接西北丫口,一个连通东南坝底。我童年的家就位于通向东南坝底路口的正对面。那时我家房前有一块纯土坝子,被我们几个小伙伴嬉戏玩耍的脚踩得又平又亮。坝子外是一斜坡,坡上长着常青的扁竹兰,不同的季节或有向日葵、或有金丝菊,还有自生自灭的牵牛花、蒲公英,俨然就是一片花墙,花墙上的我们踢毽子、买房子,捉迷藏、跳拱背,花开花谢,一年又一年。下街就在花墙下延伸,下街的人就在花墙下来来往往。

花墙下的街下面是一条沟,沟右侧是附近人家的自留地,左侧有一条小路通往外面的世界。就在这条小路和下街的交叉口有两棵桑树,桑树旁边有棵青杠树,青杠树旁有一排香椿树,它们将沟口屏蔽起来,夏天的桑树上会有很多漂亮的绿蚊栖息。桑树下是我们夏天乘凉的好去处,下街的小伙伴们常常聚集在此,捉绿蚊攀比大小、用桑树汁给绿蚊喂食、剥青杠树皮制作陀螺鞭子……如此美丽的路口通向罗坎大队所在地,经过大队,可以通往东南坝底和东北上街。我家正对路口,站在家门口,就可以眺望大队,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当时,我家有一个美丽的菜园子就位于家和大队的中段,从家到园子,从园子到家,也就10分钟路程,这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见证着大队、生产队的历史,也见证着我的童年。

记忆中,我家那块地里有六棵柑橘树,两棵柚子树,地边有4棵李子树,还有一棵桃树。因为无专业技术人员培植,它们都是按照自身的生长规律,春夏秋冬,该开花则开花,该挂果就挂果,只是果子并不受我们待见,想想也是委屈它们了。果树不受重视,土地倒是没有闲着。春天,绿油油的麦苗整齐生长,春末夏初,一株株玉米苗就已经在黄灿灿的麦行间亭亭玉立了。夏天,一排排戴着红缨帽的玉米伫立风中好不威风。秋天到了,掰下玉米,种下小麦,静待来年。

对这块土地,母亲真正做到了物尽其用。除了春天播玉米,冬天撒小麦,还留有一部分种小菜。红的辣椒、绿的小葱、白的萝卜、紫的茄子……总是在恰当的时节丰富着我们的餐桌。那时候,姐姐就经常领着我讲着,唱着歌谣,从家带着任务奔赴菜园子,从菜园子满载收获回到家,往返于家与菜园子之间,走着走着,我就长大了。

年少不更事,今天我总算是明白了“能有手足是幸运的。面对你争我抢、峥嵘艰险的岁月,两个人可以并肩走过。”

读者杂志微信号:
读者杂志,鼠标移到这里,一键关注。

下街・菜园子・那条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