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之冬

.+

读者杂志:泉仍咚咚从山间缓缓流出,江河仍哗啦啦的东逝。这一切独有的冬景,就构成了西蜀冬的灵魂。

今年,西蜀的冬,来得特别早。短暂的秋天,在不知不觉间,就静静的隐去了。本来还应是秋风送爽的时节,就遭到了冬的袭击。虽偶尔还能见到,靓女仍穿着秋装,露出他们自认为得意的大腿,可老人们却已经,悄悄换上了羽绒服。

瑟瑟秋风,吹黄了街道两旁的银杏树叶。雨借着风势,趁机肆无忌惮的摧残着凄凄的黄叶。一夜之间,树叶离开了枝头,毫无规律地掉在地上。呼呼的北风,告诉人们,冬天已经来临。

西蜀的冬,没有春暖花开的勃勃生机,看不见夏日出水芙蓉的淡雅与娇艳,也没有了秋菊迎风的娇弱阿娜,更不会带来秋叶随风跌落的遐想与幽思。然而,冬带来的潇潇北风,吹开了西山梅岭上,那傲雪的点点红梅。还有那昂然挺立的苍松翠柏,一尘不染的青青绿竹。这一幅幅迷人的冬的画卷,即将款款而来,将她们多姿多彩的风姿,逐步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想想看,春,蚕啃食桑叶的“沙-沙-”声。夏,蝉“知了-知了-”的清唱。秋,南归的大雁,成排成行,不时与同伴“嘎啾-嘎啾-”的聊天,传递着信息。这些天籁之音,听起来虽然美妙,使人陶醉。可她终究缺少了一个“静”字,若太多,就有几分喧嚣了。

静,寂静无声,这是一个最切合冬天的词汇。冬,蚕早就作茧自搏了,说不定已经变成了丝绸,夏天就妆扮了,那些天南地北的阿哥阿妹。蝉早已无声无息,蜕变之后,进入了冬眠,静静等待着来年的春天。候鸟也已迁徙到了南方,可能连过冬的窝都做好了吧。就连成年辛劳的山民,也减少了外出的频次。

冬,静静的冬,她澄净而清明,显得一尘不染。是那样的深邃而清高,沉着而稳健,这就是西蜀的冬天。看,那远远的蜀山,在初升娇阳的照耀下,山体峰峦显得是那样的坦荡柔和,坚毅而雄伟。她,多像那些古铜色皮肤的西蜀汉子啊!是多么的宁静与庄严。

西蜀的冬天,很少年份有雪。每到冬季,人们总是心心念念的盼着,能有一场大雪降临。试想着那似乎天女散花,无穷无尽的雪花,从天穹深处纷纷飘落。幻想着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妙情景。每到冬天,一些西蜀的老顽童,老太太,还常常讲起小时候,他们玩打雪仗的情景。每当他们说起这些的时候,你看他们那张脸,似乎突然就年轻了十来岁似地。

西蜀冬天的这幅画卷,却默默蕴含着生命的奥秘。前边列举的那些蚕、蝉、大雁,那些花草、树木。它们的生命经过寒冬的磨砺与锻炼,来年春天,必将会迎来更加灿烂的春辉。

西蜀的冬,美在细腻而壮观,清晰而高远。看那大地,在一夜之间,忽然就披上了一层银装。然,在山岭原野上,松柏、竹仍苍翠欲滴。泉仍咚咚从山间缓缓流出,江河仍哗啦啦的东逝。这一切独有的冬景,就构成了西蜀冬的灵魂。

西蜀之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