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秋天

南方的秋天总是艳阳高照,不像北方的秋天那般干燥,北方急匆匆的风总会想尽一切办法刮落叶子,南方的秋天有时是满树的金黄,时时保持他茂盛的树叶,或者干脆嫩绿着等着挑衅寒冬。我记忆里的秋天就是整片的金黄色,是我高中那一方小小校园里飘落的银杏叶和教室窗口远眺时鼻尖的桂花香,现在想起来仍然有满满的感。

每每秋季到来,学校里的银杏树总是第一批响应者,总在半月以内整片银杏林都变得金黄的,一树金灿灿的叶子在秋日里闪闪发光,碰上有太阳的那一天便会更加耀眼,长沙的秋日温度总是较高的,因此,只有每每看到这片积极的响应者,才能后知后觉原来秋天来了。到了深秋的时候,他们也许觉得疲倦了,每一片金黄都在秋风里摇摇欲坠,终于落下了,便随着风飘到逸夫楼的窗口上,给埋头苦读的高三学生带去一抹亮色。看到飘进来的银杏叶时,脑子里便想起谷川俊太郎的那一首《院子》,“院子里落满了枯叶……少女弹奏的大键琴的音色所吸引,心不在焉地梦想着未来。”那时的我对大学对未来充满了许多的想象,想着我也会像这样的银杏叶一样飘向哪一个窗台呢?

稍微迟钝一些的是校门口的几棵桂花树,不过到了八月下旬左右,也开始隐隐传出了秋季特有的花香,记得来自北方的同学还不太习惯这样的香味儿,但我觉得这种清香总让我想起太奶奶做的桂花糖,带着一点对童年回忆的眷恋,这对我来说像秋天特有的标志一般。九月十月的早晨,拿一杯暖和的豆浆走进校门,整个小道上都是桂花的香味,偶尔扑面而来的风里也是这股淡淡的花香,伴随着尘土和落叶的气味,这样的气味一直到你走进教学楼里,都似乎残留在你的鼻尖。等到夜晚,在田径场上夜跑时,跑到身体发热、汗流浃背的时候,感觉空气里都氤氲着桂花的香气,弥漫在整个操场上,深吸一口,甚至觉得疲劳减半了。

这样的秋天最美是在傍晚放学的时候,夕阳残照,将一片金黄洒在教学楼上,学生们鱼贯而出,银杏叶还在自顾自地展示美丽,半亩方塘的垂柳也变黄色的,只有图书馆前的松树还是挺拔翠绿的,风卷起飘落的叶子和学生的笑声,一直飘远。那时候的每个学生都有满心的期待和信心,连烦恼也很单纯,等天再晚一点,夕阳只剩残霞在天边有远远的一条红线,饭后有人在散步,小操场有因害羞而说不破的真情,有三两的朋友在聊今天的烦恼,红色的残霞他们里好像都在闪着光。

我记忆里的秋天风刮得舒缓,银杏叶的金黄可以照亮高远的天空,垂柳是金黄却不曾残败的,桂花香总是萦绕在鼻尖,每个人都在按日常轨迹走着,彼时的我还在幻想未来,秋天的风眷恋地扑在我的脸上,阳光下我闭上眼,还在做着成为成年人的美梦,我的未来将走向何处呢……

记忆里的秋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