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山河入冬,弯月染寒,夜风吹瘦草木,却吹不瘦心中,满眼星光,在宇宙的浩瀚中,开出一片沉默,流淌在有你的梦田。席慕容说:“在梦里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曾经一度将你的容颜,塞进梦的短暂,也让自己习惯漫漫黑暗,我把时光搁浅的,我把流年篡改的,我把满心遗憾的,一点又一点,一遍又一遍,在你的耳边呢喃……

窗外的街灯,陪枕边的眼泪一起化作一弯等待,我把错过的光阴,重重折叠,将它掷进天边的遥远,惟愿他乡的佳人,能够感受这份浓烈的爱恋。《人间失格》中,曾经这样说道:“仅一夜之间,我的心判若两人。他自人山人海中来,原来只为给我一场空欢喜。”

人这一生,或许本就是从相遇走向别离,离开的人便是离去,不愿离开的人,怀揣一颗破碎的心,守着一场昨日的欢喜,渡过往后的日日年年。《云边有个小卖部》中,有这样一句:“再习惯等待,等不来依旧,那种难过书上叫作失望。”失望攒够了,等待落空了,即使依旧难过,也抵不过时间的蹉跎,心在岁月的磨砺中,逐渐变得温和,前行的步履中,也就多了一份沉稳。

有些失去,注定不可挽回,或许该把一切的一切,归结给缘份,毕竟,总要有个理由给予这个画上一个句点。不再憎恨缘份的短暂;不再纠缠世间的离合;不再沦陷眼泪于昨天。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会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让我用半生的祈祷,去换得余生,彼此安好吧!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返回顶部